中国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04|回复: 27

志愿军排长张光成第二十一章志愿军班长王正山

[复制链接]

2738

主题

325

回帖

1万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471
发表于 2024-3-26 15:56: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朝鲜夏日的山区夜晚,一派黑黑越越的。远处看去,就是一抹黝黑,深而浓厚!可是走近了,可能是人在夜里,视力适应过来了,就稍微看到:眼前的他们正在走去的山路,显得黑微微的,能看清些一一一前面的一些在黑越越的夜里的树子和树林。还有自己的脚和裤子时不时摩擦的脚下的叶草时,发出的簌簌的轻微响声。走在眼前、和前面能依稀看见点黑隐隐的山脊。此时,空气清凉凉的。在中国志愿军的近处、稍远、更远都是静静的,静得来感到他们可以无限地走到任何地方,仿佛没有敌人和战争的任何地方。
10个志愿军战士,在一派静静的树林里,根据自己排长的命令,一言不发地慢慢走着。走了十多分钟,和王正山班长走到前面的张排长,觉得,就要接近美军的一个岗哨了,就停下。尽管自己连长要求把高地的阵地,坑道里的尺度,坑道里的指挥所的位置等搞清,也不能就这样去,还是要抓一个美军问问,这样也许就更好。
张排长就把自己的想法跟王班长说了,他也同意。然后,张排长看到这里接近美军的岗哨,就低声对战士们说:“同志们,在小道两边埋伏。”
“是,排长!”战士们也轻声回答。
然后,他们就在两边的叶草里伏倒。
那么,为什么张排长要让战士在这里设伏。据志愿军的回忆文章说:这样做,是美军在放哨时,要来回走动,好发现情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738

主题

325

回帖

1万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471
 楼主| 发表于 2024-4-30 09:35:27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十)志愿军班长丁强



        看到战士们期盼想马上出发的神态,张排长只得遗憾说:
“你们六个战士只去两个。”
“啊!”他们都又惊讶又意外地拉长了一声,眨巴着渴望去侦察冲动的淳朴明亮的眼睛。
“现在是白天,不是晚上,这一路很可能遇到一些麻烦,我们得减少这些麻烦,尽快完成任务。”仁厚的张排长跟大家解释。
老战士彭建问:“排长,你喊谁去?”他希望排长喊他去,他觉得自己行。
张排长就说:“老王,你说。”他知道:王班长是最了解自己战士的特点的。
“何兴!彭建!”王班长直接点人。
何兴24岁,又稳重又机智,非常的英勇!他壮实,团脸,1米7;志愿军老战士彭建也差不多。张排长同意王班长的决定,然后,他俩带着志愿军战士何兴、彭建就走了。
张排长和王班长带着老志愿军战士何兴彭建出发了。他们走了一个多小时,到一处打到胸前的、人多高的马浮草的水田里,而它的不远处就是横跨两半山腰的金川桥。
然后,他们利用茂盛的马浮草做掩护,对他们前面不远的桥面和桥孔,还有过往车子的车次等进行了记录,没用多久就完成了。并原路返回。后和等在山林里的战士们一起回到了连部洞里。张排长把侦察结果跟向雨田连长汇报了,然后向连长去五六公里远的团部跟志愿军团长林正汇报去了。
   除张排长带着侦察结果去侧边洞里的连部指挥所见向雨田连长去了,六个战士就赶快在洞里补瞌睡。
睡在老战士彭建身边的王班长闭上眼睛,迷迷糊糊的,很久了,觉得都睡不着,就干脆不睡。他就起身,一下就碰着了双手放在紧系着宽皮带在微微起伏的肚皮上的、睡得安逸打呼噜的老彭

对方竟然睡的没有感觉,还在打呼噜。
志愿军老班长王正山背靠在凹凸发皱般的微暗的石壁上。
把他的纸烟从他腰间紧系着酱色宽皮带下的黄军衣包里拿出来抽。就站起来,他走出了暗淡凉微微的内洞里。他想道:这侦察完了,接下来,是好久打美军的180高地呢?这次大战,我们连队肯定要参加,这太好了!又进行了侦察又能参加打仗,嗯,真不错!王班长想到这里,心情多不错的!
他就走出洞,被三班长丁强看见,问:“王班长,你怎么不睡?”
“我睡不着。”
有些爱说笑的丁班长说:“那你想干什么?”
“我刚才还在想,我们连应该参加不久后开始对美军的进攻。”
“那是当然的。”丁班长把他的桃形脸一抬说。好像他是王班长的上司。
“这是我们连侦察的,是我们花了大力气搞清的,肯定是我们八连参加进攻了。”丁班长又说,非常骄傲地把他桃形脸一昂。
“你得意什么?这是我们一班做的。”喜欢和丁班长抬杠的、说话直的、也爱笑的带山东口音的王班长故意这样说。
“嗬,你又得意起来了!不就是你们一班去侦察的吗?老子管辖下的三班照样能。”丁强班长抬起他右手拇指倒过来对着自己丰满胸部一指说,说完后,又指了指自己的胸部,好像不够。
“你老了,干不了了。”王班长取笑他。
“喂,你自己才老了,还说我老了。”丁强班长抬起他右手指,指指故意这样说的王班长。
没有嫌他说够,又说:
“是排长喜欢你。你看着,下次有任务,我要让排长跟你我来一个一比一。”“什么一比一。”
“你做一次,我就要做一次,老王,你不要以为你包干了。”
“我就是包干了,怎么样?”
“你又气老子。”
两人就笑起来,走出了洞外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38

主题

325

回帖

1万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471
 楼主| 发表于 2024-3-28 19:48:4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三王班长和彭建

        那我现在就到过道对面。”
“不要慌。等鬼子接岗了,你再过去。”张排长说。他认为:这事在过后,有什么意外,还可以再商量。因为,以后的事不可能跟他的愿望一样。
张排长和王班长就没有说话。在等着美军换岗。性情急的有些不耐烦的王班长就问排长时间:
“排长,现在是什么时间了?”他想问了后,就知道自己还要等多少时间。这样,他就不用急了。
张排长抬起左手腕上的夜光手表,看了下,说:“23:00”
“这么说还有一个小时。”王班长咕哝一句。还要等一个小时,他心里马上就平静了。可是,知道了结果也不满意。他想道:还有一个小时,才可以抓美军。哎!就等吧。
王班长就终于耐着性子,他觉得这种像等人式的行动,一下就过去了。就闭上嘴,看着在黑微微的身旁,张排长沉静的看不清的脸,还有在自己紧系着宽皮带肚皮下的冷丝丝的草,以及在身边和对面的一动不动的黑乎乎的树子。偶尔,还听得到在身边和稍远些的幽黑的叶草里,发出的蟋蟀闲逸的声音。
王班长感到自己等了多久了。他觉得应该要到0点了。就用左手碰了下一直都沉默,在自己身旁伏倒,只能看见点张排长英气的脸的黑黑轮廓。压低声音问:
“排长,现在几点?”
听到王班长的话。张排长就回答:“我想现在才23:30分。”
王班长有些不相信问:“你表也没有拿出来,怎么就说了?”
张排长转过脸说:“是这个时间。”他非常肯定。
王班长觉得排长是一个思路非常周密的人。就把放在冷的草里的右手抬起在自己的军帽帽檐上往上拉了一下,说:
“我还以为自己等了很久,才23点半,还要等一下。”他又抬起右手把军帽稍一抬,等不得了说:“要是时间早点到了,就好了。这样,可以早一点抓美军。”
张排长盯了他一眼,说:“你以为抓一个人,好抓吗?”
王班长不好意思,说:“排长,我又说大话了。”
“你是班长,要注意影响。”张排长提醒王班长。
爽直的王班长说:“是,排长。”
“好了,不要说了。”张排长说。因为树林里太安静了,他担心他们的声音传到远处,引来麻烦。
于是在这样的等待中,成了熬夜的方式。王班长觉得自己等得心烦,可是也无奈呀,就只好强压着撩人的烦躁等着。这时,他看到身边的张排长一直都稳妥。只是,时而用右手在他的在微带亮色的树林里微显得挺直的鼻梁上摸了摸,就一直没有听他说话。
这样,就到了0点。
王班长问:“排长,到十二点了吧?”
张排长就看了看他的夜光表。说:“到了。”
“看来美军要换岗了。 ”王班长以为是这样。
“是。有可能过一会儿,就要到这里。”
“那我到老彭那儿去。”王班长说。觉得该过去了。
张排长觉得也合适。就说:“行。等一会儿,看见美军出现,你我都分别拿下他们。”

“我知道该怎样做。排长!”王班长似乎很有把握,他自己已经抓过了四五次美军俘虏。
然后,王班长就起身,到过道过去略后些的老彭那里去伏倒。


十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38

主题

325

回帖

1万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471
 楼主| 发表于 2024-4-6 15:55: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美军轰炸


        张排长感到奇怪。立刻转身看:飞机在黑乎乎的天上飞来,看不到它本身,只有一股光亮在往前照来。他立刻说:“我们被发现了。快走!”
然后,他借助光亮,看见了前面一处平地。感到安全。他想道:只要迅速通过这一片平地,才能避过飞机。”想到这里。他立刻一喊:
“快!快跑!”
这时,他又听到了可能是他们身后较远的美军声音,张排长才明白一一一美军追杀他们了!
现在的情势,带着十多个美军的哨兵约翰尼,看到了前面被飞机照亮的山地上,又八九个志愿军,其中一个人还背着被打昏的同伴莫里斯。
就立刻喊道:
lt  is  them.(就是他们)
hurry  up,  get hold of  them (快,抓住他们!)
然后,在一个队长的喊叫下,美军往在不远处的中国志愿军追去。
美军向前面两百米远的山地打枪,而这时,在夜空上的飞机也在向地上射击,然后,是扔炸弹。
    张排长注意到了这一情势。明白:只有必须快地通过面前的山沟才会安全。就喊道:“快,跑过山地下沟。快呀!”因为,只有这样才可能避开飞机的轰炸和后面美军的追杀。
“快快!快呀!”他十分着急地喊道。并留在后面,他想这样能稳定战士们的情绪,还有他能用自己作战经验来扫尾。他边回身,边跑,向追上来的美军开枪,打了一两枪就回身跑。而后面还远的美军也及时开枪,企图想打死打倒一个或又一个志愿军。
一会就到了一高高土坎上。急跑回已经站住的又不知咋办的战士们身边的张排长紧急喊道:“快跳!”
然后所有的战士就往黑莹莹的高坎跳下去,刚过一会,就有一颗炸弹,落在他们跳下的坎上,
最后跳下的张排长在往黑莹莹的高坎跳下时,就听到身后黑明明的高坎上的爆声轰响,一股红亮亮的火光一闪,一股非常热的温度向他扑来,只感到背上一热。
张排长感到:还会有炸弹落下,就急得大喊:“快呀!快呀!”他实在不想看到自己的战士被炸着。
有一个背着美军俘虏的战士被飞起的沙石掀倒和美军一同滚下黑黑的土坎底下。
“保护好俘虏!”在往下跑的张排长立刻喊道,又急着说:
“快走。不要停下来,快!快快!”他又喊,再喊。仿佛只有这样才是脱离美军追杀的唯一好办法。他知道下了高坎,又上对面的土坎就行了。因为,美军是只要对自己稍有不利,就不肯吃亏的军队。
这个时候,美军还在往土坎上飞快地跑来。
美军道威斯队,还气势汹汹地喊道:“快!快!把中国军人截住,消灭他们!”
这时,摔倒在高坎下底下的、黑黑的地上的战士们立刻爬起来。张排长觉得自己应该在后面,掩护战士们。就喊道:
“王班长,你负责前面;我负责后面。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往前面跑去。”
“是排长!”
然后,他们就起身往对面黑乎乎的不高的土坎快步走去,过了看,就安全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38

主题

325

回帖

1万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471
 楼主| 发表于 2024-3-27 16: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二侦察任务


         战士们在小径两边的野草里伏倒。在战士们一阵趴下时,能听到在静静的夜里的叶草被身子碰动时,发出短促的轻微声响和趴在地上的声音。仅一会,大家就伏在打到自己眼前英气军帽前的,在黑黝黝的夜色里,一丝不动的叶草里。刚才出现的声音,就像微风马上就过去了一样。
像是一阵骚动似的。张排长和正山班长伏在一起。
在志愿军战士较快的伏在小道两侧发出的声响后,小道又再次重归于原有的清静中,好像没有人似的,感觉两边还是在黑隐隐的夜色里。小道是那样黑里透出空荡荡的。而小道两边的参差不齐的树子仿佛在夜色里可有可无似的,越到后或往前,夜色就深了,感觉空无虚渺,好像万物都和大地沉浸在夜的悠长里去了。
大家在草丛里等着。因为,这个时候,可能是接近半夜,美军的岗哨要到换岗的时间了。那么,接了岗的、独立守卫的一个、或者两个美军,就有可能往着这里走动,张排长他们等得是这个机会。
志愿军老班长28岁的王正山,在适应了夜里的黝黑树林下的黑暗程度后,觉得过不了太久,就会有美军哨兵过来。就想和自己排长谈,该怎样做的问题。就压低声音问:
“排长,等一会美军过来了,我们该怎样做?”
“要看情况。”
“什么情况?”
“如果是过来两个人,你,老彭和别的战士负责对付第一个。我和其他人对付第二个。”张排长边想,边说得稍慢些。
“如果是一个人呢?”
“由我和小胡他们对付。”
王班长没有问,就看了看前面的黑幽幽的有美军岗哨的方向。他想道:要是这个时候有美军哨兵来了,该多好。嗯,万一只来一个,我们该怎么办?万一我们在行动中,让那边岗哨里的一个美军听到了,又怎么办?这还是一问题。想到这里,王正山班长就感到要把这个才在脑袋里出现的问题,跟张排长讲一讲,这样,免得到时慌乱。
然后,他跟张排长讲了自己的顾虑。
张排长说:“老王,你说的事,可能会有,可能没有。我觉得,到时咱们随机应变。你忘了,我们是11个人。”
“排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可能出现美军更多人。”
“我明白你的意思。如果有这样的情况,我掩护你们撤离。”忠厚的张排长说。
“不。到时,你们走。”
“好了,别谈这些。”
两人没有再说话了。过了多一会,王班长觉得自己还是根据排长说的行动设想,到对边的彭建那里。就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38

主题

325

回帖

1万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471
 楼主| 发表于 2024-3-29 19:47:2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四行动中

       看到王正山班长一起身,步伐较快到黑隐隐的过道对边看不见的叶草间里,像一只虎伏倒。张排长觉得:这次行动会成的。心里的不踏实就被这种信心占据了。他觉得,就是从这一时间来看,就要到了,他相信:只要0点一过,美军的游动哨就会到这里转悠,也感觉现在离抓一个美军的时间在暗暗地近了。
志愿军班长王正山身边趴着的志愿军老战士老彭建,年龄跟他一样大。
“班长,要到了吧?”老彭等得不耐烦问。
“排长说还有一会。”王班长回答。还是看着跟前过去些的黑隐隐的安静过道。
老彭就没有开口了,就只好耐着性子等。他觉得还是说会话,这样时间就会快些。就问:
“班长,等一会,美军出现了你说怎么跟排长行动?”
“一边对付一个。”
“那好。可万一多一个,两三个呢?”
“那就看机会。”
“这样吧,我单独拿下一个。”老彭要求说,还挺主动的。
“只要你能行?”
“班长,你忘了。我在解放天津时,在一次侦察行动中,帮助你拿下了两个敌人。”老彭立刻表白说。
“我明白了,连长没有让你当一个副班长的原因了。”王班长觉得老彭吹牛的老毛病又来了。
“我当不当都无所谓。”彭建说。他把他的右手摆了摆。
这时,一个战士忽地说:
“班长,排长做了手势。”在王班长身边趴着的一个战士说。
“到时间了。别说了。”王班长对还想聊的老彭立刻说。
“太好了!”老彭振奋地一说,声音大了些。
“小声点。”王班长跟身旁的老彭低声喊去,老彭就不说话了。
王班长知道时间到。美军开始换岗了。这样,过不了一二十分钟,就会走到这里来,那么,抓住美军的机会就成了。这时,王班长还心里跳动了几下,志愿军老战士彭建看到班长身子抬了一下。就问:
“班长,你怎么了?”
“没什么。”王班长感到自己的激动引起的身子一动,使老彭以为他有什么。就回答。
老彭觉得自己误会了,是王班长的一个没有意义的举动。就说:“你这样,我还以为美军来了。”
“不,这是我激动。”厚道的王班长解释说。
“哦。”
“好了,这个时间是美军来的时间,保持安静。”王班长立刻提醒道。
“是,班长。”
两人就不说话了。都在等着换岗后的美军哨兵向这里走来。都开始紧张了:只要再过一二十分钟,美国哨兵就应该出现在这里。王班长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38

主题

325

回帖

1万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471
 楼主| 发表于 2024-3-30 19:49:3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五没有美军来


        只要再过十多分种,美军的游动哨就回到这里。美国鬼子你就快点来吧,省得老子多等。王班长想。他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在他身边的志愿军老战士彭建开始紧张了,他觉得一换岗的美军士兵就自然而然地向这里游走。他手微微发冷,心又闷。
总觉得美军哨兵就来了。
王正山班长只要是不耐烦,就抬手,在自己脸上摸摸,就放下,正好碰在彭建的右手上,感到他手冷冷的。
问:“老彭,你怎么了,手这么冷?”
“我有些紧张。”
“有什么紧张的,来了就抓。你等会就看着我和小李、小梁行动就是了。”
“你想撤销我行动,你敢,王麻子。”老彭跟自己的班长说去。
“老子就只有一颗麻子,就让你喊。”
“不了一颗。”
“别说了!”
彭建被自己的班长说了,就两人不说了,都一起把眼光注视着在前面黑莹莹的,看不见的叶树间的那面。王班长看到现在那里静静的,什么也没有,好像一直到现在都这样。
他想道:现在没有人来,等不久就来了。想到这里,他和战士看着前面,几乎眼睛都不眨。看着前面的黑乎乎的过道,是看不清的。只要五六分,就会有美军哨兵走来。(据志愿军战士的回忆文章说,这时是美军的游动哨)
王班长就这样看着。他想道:嗯,应该要来了。对,最多几分钟,十分钟,美军的哨兵就要走到这里来。这样吗,我们就可以抓住一个。嗯,最好是这样。
看到自己班长眼睛都不眨,两个如猎人般的机敏眼睛,在略微明视线里眨一眨的,好像他不肯放过有可能抓住美军哨兵的这丝机会,一丝都不行,就像一只老虎在等候猎物一样。
志愿军老战士彭建,本来想说一句什么,就不说了;也看着前面。他觉得自己再这样不用心,就不应该了。就盯着前面。
他们就这样盯了十多分钟。
志愿军老战士彭建,先一阵紧张后,没看见有美军哨兵来,就不耐烦了。小声问:“班长,这都过了一会了,美军怎么还没有来?”
“你着什么急,你有事啊?”王班长测过脸问。
“没有。”
“那就准备好,做捕获准备。”
“嗯。”
然后,两人就继续看着前面。
就这样看着。十多分钟过去了,然后,又是一个十多分钟过去了,再一小时过去了。
张排长没有看到美军往这里来。战士们都不耐烦了。
“排长,这怎么还没有来。”有战士问他。
虽然张排长等得心急,他觉得还是要等,因为,现在没来,可能在接下来的时间会出现。他觉得等下去。就说:
“同志们,不要急。耐心等。”
“是排长。”他身边战士回答。
然后,他们又等,直到天蒙蒙亮。张排长觉得美军不会来了。下令撤回山地,明晚又来。就带着大家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38

主题

325

回帖

1万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471
 楼主| 发表于 2024-3-31 19:54:1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六明晚再来



          张排长带着十个战士守了一晚上,未看见美军士兵以游动哨的方式到他们这面来,也没有抓到一个美军,都非常失望!只有今天晚上又来。他们就回到了连的山洞里,睡了一天,到了晚上又到这里来了。
张排长、王正山班长还是带着十个战士跟昨晚一样,接近22点到美军岗哨过来的这一面树林埋伏。
“排长,你说今天晚上我们会白搞吗?”王班长耐住子问。
张排长觉得他一心求胜,马上就抓住美军的心情是不行的。就压低声音说:
“老王,你不要这样想。只要我们没有抓到美军,就没有完成连长交代我们的任务。”
“排长,我知道。”
“我看你没有耐烦心。这不好。你要知道这样的情绪会感染战士们的。”
王班长开始说:“排长,我在战士们面前还是跟你一样,不表露出来的。只是在你面前才这样。”王班长以为排长会这样看他。就立刻讲明。
张排长没有回答。就看着前面。
王班长以为排长觉得美军哨兵要来了。就说:“排长,看什么看,现在美军还没有到换岗的时间。”
“我知道。”
“排长,你看现在多少点钟了?”王班长问。
然后,张排长看了一下自己的表,是向连长跟他的夜光表。说:“23:30。”
“还有半个小时才到。就是到了,来不来都难说。你看,昨天晚上让我们干等了一个晚上。”王班长埋怨而咕哝说。
“必须把事情想好了。”
“那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38

主题

325

回帖

1万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471
 楼主| 发表于 2024-4-1 19:46:0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七再设伏



         到深夜0点过了。这时,王正山班长已和自己排长分开。十个战士,王班长五个,张排长四个。而刚回到黑越越而静静的过道对边,王班长就听到了脚步声一一一还有较慢的被脚碰动草发出的窸窣声。
看来美军来了。王班长想道。他又想:这次再也不会白等了。
他身旁的志愿军老战士彭建也转过脸说:“班长,来了!”
“等一会儿,听我的命令。”
“是。”
张排长看到有三个美军,在黑黑莹莹的夜色里,好像是从黑的空间里走出来似的。现在是他在前,看来要变成后面了。他觉得:只要让三个美军走到王班长他们跟前,就可以行动。而这一点,王班长是不用他交代的。
这时,三个美军就过来了。已经走到伏在道边,脸贴近地上叶草的张排长他们戴着军帽的头近一点了,就缓慢地走过去。张排长看见是三个美军,当然要干掉两个,留一个。对于出现的情况,他无法和王正山班长商量。他知道:王班长动手快而重,可能会打死对方,那样就还行,可要打死两个,留下一个,他也行,就是不知道,王班长是不是这样想法。
在张排长犹豫时;就听到了,在近处黑幽幽的夜色里,在自己后面,有人跳起。他知道:这是王班长和四个战士已经对走到那里的美军发起攻击了。既然,同志们上了;他也立刻爬起,把最后的一个美军用左手卷住他脖子,然后,往地下一放倒;张排长右手伸向插在他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上的驳壳枪枪柄,往他(美军的头)猛一击,美军闷哼一声就倒在地上,如一块石头落在地上。
王班长让志愿军战士老彭对付前一个,而张排长先看见有人从地上迅速跳起,就是老彭。而王班长在第二个鬼子没做出反应时,就爬起,用力没有这么大。
在膜黑的视线下,他(王班长)抬起握有驳壳枪的右手,打昏了第二个美军,对方顿了一下,失重般身子倒在地上。
近一分钟不到,三个美军被打倒了。
张排长立刻说:
“留一个活的。”
然后,就弯下腰,蹲在被打昏的这个美军身边,伸出右手,在这个美军的鼻子旁试探,过了一会,感到了气喷出在他的手背上。他知道,这个美军还活着。
就抬起脸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38

主题

325

回帖

1万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471
 楼主| 发表于 2024-4-3 19:45:1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八打昏美军




        就抬起脸问:
“王班长,你们那里怎么样?”
这时,王班长也检查,发觉自己打昏的美军没有气息了。然后,他确定:志愿军老战士彭建,肯定是打死了这个美军。他知道:彭建动作大,更有力。就回答在身后约四米距离的自己排长:
“排长,这两个死了。”
听到自己身后王班长的回答。张排长认为,这样符合这次抓一个美军的想法。就说:“行,就这样。”
又说:“老王,喊一个战士把这个美军背走。”
“是,排长。”
然后,王班长认为老战士彭建力气大,就转脸对一旁站在他身边的彭建说:
“彭建,你去把美军背走。”
“是,班长。“
过不久,他们就非常满意带着被抓的美军返
王班长以为他打死的美军死了。就和大家带着张排长打昏的那个美军走了。剩下的这个美军没有死,在他们走了五六分钟后,他醒来了,看到了倒在一边的被志愿军战士彭辉打死的同伴,似乎明白了。就马上跑到放哨棚里。
“报告阿尔上校,中国军人摸哨,带走一个人。”
“他们往那里跑了?”是在附近他们的军营里,阿尔上校的问话。
“可能跑得不远。是往西侧去了,那里有一个大山脚。”
我立刻派人来。”美军阿尔上校马上说。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38

主题

325

回帖

1万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471
 楼主| 发表于 2024-4-5 15:41:27 | 显示全部楼层
……
二十九来了美军飞机


         “排长,我们终于抓到了一个美军,可以向连长交待了。”看到这事终于成了,志愿军班长王正山高兴的如孩子,一个在黑夜里的方脸笑呵呵的。在清黑的树林里,能依稀看见他俊逸、厚道、高兴的脸,和他在眨闪中,略有丝发亮的眼睛,时不时,在闪一闪的。
还是背着这个美军俘虏的老彭说:
“班长,你走快点嘛,别只顾说。”
“老彭,你想说什么?”
“我背累了。”
王班长就马上想起老彭在抓俘虏的情况。就说他:
“对了。我喊你打了一下,看看,你竟然打死了美军。你下手怎么这样重!”
“班长,我也可能是心急呀!”
“你心急什么?”王班长说。把脸略探近些扛着美军开始累得喘粗气的老彭。
“哎呀!”老彭有些急地想辩解,就没有想出什么来。边往前走,边看着自己的班长。
“难道你害怕,美军倒把你干掉了!”王班长问。
“班长,就你说美国小鬼子。”老彭骄傲说。
他又说:
“可能吗?”
“你觉得你有点力气。”
战士老彭脸向夜色里的天上一昂,自豪说:“那就不用说了。”
“你以为你个子大,就能包把美军打死。”
“那当然是。”老彭不客气说,一点都不谦虚。
“我看人家会把你先打死。”
“班长,你说我不谦虚了。”
然后,王班长说:“你不要把敌人看成软包。”
后,王班长觉得应该批评一下志愿军战士老彭。声音马上严肃:“你今天晚上,这一举动是鲁莽的。这好歹是来了三个美军,要是多来一个,你不就把他打死了吗?”
“这个我就不会这样了。”老彭特意为自己表白。
“嗯,难说。你鲁莽起来,就什么都不知道。”王班长强调。
班长,我没有这样像你说得哈(意思是:不是傻子。)。”
“我看就是哈。”
身边的战士就笑起来……
这时,他们都听到了飞机的声音,还感到了身后有白亮的灯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38

主题

325

回帖

1万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471
 楼主| 发表于 2024-4-10 18: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一快跑向土坎


           接着,原来的飞机又返回来,妄图再炸志愿军。不一会,隆隆的飞机声在高坎上的夜空,由远接近,一道细长如银光般的光亮在原来黑黑的沟坎里,较快地移过来晃过去。
美军飞行员维克多从飞机上看到:沟坎里的黑黑的土石和小草上,有十多个志愿军,其中一个背着一个美军,在积极地向那边的土坎疾走。这时,
他立刻脚踩机底,两枚炸弹从机尾部横落下去。
然后,他就把飞机迅速地飞过去了。
落下的炸弹,在张排长的身后爆炸,他立刻把身边的战士一扑。
爆炸还没有过,他就看到:美军跑到了高坎上,看不清人,就用手电照了。张排长立刻开枪,把拿电筒的美军打倒,和战士们往那边土坎上急跑而去。
被打倒的美军队长道威斯忽然觉得:应该又照又打。就爬起来。喊道:
“打!”
然后,二十多个美军端着卡宾枪射击;他就拿着电筒,在黑深深的沟里来回晃动照着。
张排长看到美军的一行细光柱,银亮耀眼,在他们往对面的坎上固定般地照晃着;似乎没有看到志愿军,就往延伸处照过来;一束光在他的胸前照过来,他立刻开枪,觉得不行。就喊了一声:
机枪手过来。”
跑到前面的机枪,胡浩明就跑回来。
“排长,什么事?”
“你马上对着对面(他们身后)土坎上拿电筒的和身边的美军开枪。”
“是,排长!”
这时,张排长看到,对边(他们身后这边)的高高的坎上,在一片黑莹莹的坎上,在不时晃动的荀白的电筒光下,站着一些在向前面沟对面的那边急跑的志愿军射击的带着钢盔帽下,略黑明明的脸和身子的美军。喊道:
“王班长,快带着战士们和俘虏往对面爬上坎。快呀!”
这时,他和机枪手边打边后退上坎,过不了十多分钟,张排长和战士们过了土坎就往志愿军驻地跑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38

主题

325

回帖

1万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471
 楼主| 发表于 2024-4-11 20:03: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二回到驻地

         第二天,根据美军士兵交代231高地的信息,向雨田连长让张排长带着原本的六七个战士,将具体对美军的 阵地指挥所的方位,就战壕的高底,大炮的口径,还有几公里远具有增援性质的大桥来往有多少车辆进行侦察。
到了深夜,志愿军排长张光成、王正山班长带着六个战士已经到了美军高地的山后面。根据向雨田连长的命令,需要对这一多个问题尽量搞清楚,这样有利于志愿军大部队在几天后的攻击。要到时候了,张排长就对身边的志愿军老班长王正山小声说:
“老王,我想了一下,你带着三个战士,到高地后侧的炮兵阵地去,搞清楚那里的炮口管径,有多少门炮;我和小胡到战壕里去。”
“是排长。”
“要小心!”
“是。”
“完成了任务就到山道口汇合。”
“是排长。”
“好,开始行动。”张排长说,声音虽然小,感觉非常利索。有一种:到了时间,就必须干,不得有误似的。
然后,志愿军班长王正山带上两老战士彭建等,就起身往西侧黑黝黝的高地边慢慢地弯腰走去。
我们先说张排长这面的情况,稍后在叙王班长那一侧的行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38

主题

325

回帖

1万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471
 楼主| 发表于 2024-4-16 15:59: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三侦察



          这一部分,再以志愿军战士让他的儿子写的回忆文章为原形)

志愿军排长张光成带着战士小胡,让另外两个战士等在原地。然后,就沿着在深夜的黑深深有些悠凉的夜里,在有些拱的后坡上,弯着腰,慢慢地上去。
两个年轻的志愿军战士看到:自己的排长、小胡从他俩几乎挨近到的,肚皮、胸部伏到的看不见的冷硬地上,就往上缓慢都上去了,然后,一下就被黑幽幽的夜色淹没了似的,
就一下不见了,好像根本就没有自己的战友似的。
志愿军青年战士小李说:
“他两个去了。”
“李力,排长怎么不要我两个去?”战士金小东问,
“可能是排长觉得人多了,你想,这是在美军范围里,有个意外,如何是好。”
“看来也是。”
“那我们就等着。”
“嗯。”
...

张排长带着小胡看到接近夜色昏沉的下半夜,他看不清四周,知道这是在美军阵地的后面,这个时候,美军已经都睡了。至于战壕里是什么样情况,张排长不知道。他就小声对小胡说:
“趴下。”
“是,排长!”
然后两人就由先前的弯腰,到趴在地上,张排长在前,让小胡在后。他 (张排长)这样做,是想:如果有一个意外,他可以让小胡脱身。然后,他俩一前一后爬近了美军战壕,看到黑阴阴的战壕里,似乎没有人。然后,张排长就转过脸对身的小胡,做了一个下的动作;然后两人就爬进了战壕。
张排长知道:战壕里一定有美军,他们的任务有两项,第一是:量战壕高度;第二是:美军指挥部的位置。这两项谁先做,他目前还不确定。他感到还是先看看战壕,然后,就沿着黑糊糊的而沉寂的战壕,慢慢地谨慎走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38

主题

325

回帖

1万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471
 楼主| 发表于 2024-4-18 16: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四)在美军的战壕边


        张排长走了一段,没有发现黑黑的战壕里有美军。他又看了看,觉得战壕里没有敌人,应该是这一段,就认为可以量一量战壕高度。
他停下,转过脸来,小声对小胡说:
“小胡,这一面没有美军。我们量下战壕。”
“是排长!”
然后,小胡就从身上拿出尺子,两人借助微弱的天光,小胡蹲在黑阴阴的战壕里,把尺子拉长,张排长还想监视战壕的前面。
然后,一小会量完。
小胡告诉自己个排长:“排长,大约是近75厘米高,54厘米宽。”
“嗯,我们第一项做完了,走,去美军的指挥部。”
“是排长。”
然后,两人就向前面的战壕慢慢地走去。
张排长走了较长一段战壕,觉得都无人,他感到战壕里的没有美军。想到美军这样骄横的军队,怎么可能在发冷的战壕里,怎么可能跟志愿军一样。他还是往前走。他要做到是:找到美军的指挥所等,至于别的都危险,而可以想象的是应该是指挥所还要危险。他觉得还是往这面走。有一点:他不知道指挥所在这面还是那面。他觉得只有找。他马上提高警觉,这是在美军战壕里,要十分小心!就回脸,对身后的小胡用耳语说:“跟着我。”
“是,排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38

主题

325

回帖

1万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471
 楼主| 发表于 2024-4-21 10:29: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五)面向睡熟的美军




        然后,张排长就回脸,右手伸向插在他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上的驳壳枪,左手抬起扣进他肚皮正中的宽皮带的皮带环稍拨松,就抽出皮带,向前面又黑又安静的战壕慢慢地走去。
张排长把步子迈大了。他小心又小心地走了一会,两三分钟后,他感到自己的脚碰到了一个软物,就听到了在自己黑糊糊的眼前,身下,依稀地看到一个美军士兵可能是坐在窄窄的战壕里睡着,并被张排长往前出的右脚碰着了。在浓浓睡意中的美军动了一下;反应很快的张排长不能立刻后退了两步,身后的小胡被退回身的张排长碰了一下,他感到有事。就马上后腿。他知道:排长遇到了美军了,这样就麻烦,心里就立刻紧张起来。完了,这次是不行了。他想道,就看着背对自己的排长,身子没有动,可他感到:自己的排长,似乎像一块木柱站在前面,似乎怕打搅了谁?既没有想立刻采取行动,也没有要再往前走一步的感觉。
而这时,张排长看到:美军就动了动,然后又睡着。他意识到:没有使美军感觉有情况。觉得,再等一会,就过去了。过了一会,他看到美军一不动。张排长和小胡就走过去了。。。
他俩小心地从一个背依着润潮战壕壁睡着美军屈起的腿上跨过去,在一阵紧张中,过去了。并沿着黑乎乎的战壕,拐了两个弯,找到了美军指挥所,原来它在战壕西侧尾部。之后,这两项由向连长布置的任务完成后,张排长觉得可以回去了。就压低声音说:
“小胡,咱们回去了。”
“是,排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38

主题

325

回帖

1万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471
 楼主| 发表于 2024-4-22 11:55: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六)离开美军战壕


         然后,两人就爬上了战壕,从一片蒙黑的后坡上,快步下来,到还是趴到坡下两战士身边。他俩看到了在黑隐隐的炫黑般的坡上,传来了轻微杂舀的脚步声,就知道自己的排长和小胡回来了。
“他俩回来了。”小蔡说。
“看来已经成了。”小秦觉得有自己英勇排长应该会成的。就张口说。
“跟我们排长一起,哪有不成的。”小蔡觉得也是说,多为自己排长自豪!
然后,就隐约看到:排长和小胡从他们头上边的在黑糊糊的夜色里非常沉寂的后坡顶上,较快跑下来到他俩的跟前停住。
“怎么样,排长!”两人小声问。
“这事成了。”
“太好了!”两人不禁都欢呼起来。
“小声点!”张排长断然制止他俩。就说:“走,我们到岔路口等王班长他们。”
然后,他们离开这里……
志愿军正直厚道英勇的王正山班长,这时,带着两个战士在静静的夜色里,找到位于战壕很远一段距离的美炮兵阵地。
两美军在炮阵地上正面站着放哨。
王班长就和两个战士趴下,他看了一会,觉得两美军还是在那里站着,会影响他们的行动,这样下去,会很不好。他想道:看来是不行了,还是要绕到别处去上美军的炮兵阵地进行侦察。想到这里,
王班长就侧身对身边两个战士尽量压低声音说:“走,我们到那面一侧从哪里上去。”
一个战士说:“班长,万一又遇到美军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38

主题

325

回帖

1万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471
 楼主| 发表于 2024-4-23 10: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七)志愿军班长王正山



         “别担心。现在是深夜了,美军炮兵已经进入梦乡,就是遇见了,他们能看得见吗?”志愿军班长王正山非常沉着说。
“看来,连长喊我们晚上来,是好。”这战士感叹说。
“要是白天来侦察,就麻烦。”
“真的任务紧,是白天还不是要侦察,我们军人不能图战争有便宜占。”王班长说自己两战士。
“哦。”
“走,我们过去。”王班长马上打住废话,决定马上行动。
“是,班长。”
然后,他们身子回退,绕着黑黑的山坡往那边弯腰到美军西侧的坡边上去。
没有发现美军。王班长才对一战士说:“小梁,你到前面看着,我和小周在这里量大炮。”
“是,班长。”
“如果发现美军,你就马上回来报告我。”
“嗯。”
然后,志愿军战士小梁就走前面去了。
   王班长和小周把身边炮管的直径,炮架、长度测量了,近二十分钟就完成了。他俩走到小梁身边。
“走,我们回去。”王班长说。
“班长,事情做完?”小梁问。
“嗯。咱们走吧。”王班长马上说。
“是。班长。”
然后,他们就满意地回去了。。。
已经在道上等着王班长的志愿军排长张光成和他的三个战士只等了半个小时,就看到在黑乎乎的前面的山路前方有较快地走来的脚步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38

主题

325

回帖

1万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471
 楼主| 发表于 2024-4-24 10: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八)侦察金川大桥




           看来,他们也完成了任务。张光成排长想道。原来的担忧就一下过去了,他觉得心胸开朗起来。就轻声招呼道:
“王班长一一”
“是我。是我呀!”是王正山班长一种欢快的回答。虽然,看不清他的脸,张排长感到他一定在心花怒放的很。
王班长和三个战士加快跑向自己的排长和战友。
看到他们完成任务后回来了,大家在此前的担心就没有用了。
“班长,怎么样!”还有战士问。
“成了!成了!”王班长用他的山东话连说了两次,笑眉眉的。张排长尽管看不清他的脸,他热烈地感觉到:这事成了。
他相信志愿军老班长王正山,同样做的更好。
有战士问:“排长,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张排长也忘了,才想起,就看看他的夜光表,已经是凌晨2:40分。
他觉得应该先到金川桥附近的山上,让大家睡睡觉,到明天早晨去侦察大桥。然后他说:
“同志们,我们已经完成了两项任务,现在就剩最后一项:金川桥。我们先到它附近的山上睡一夜,明天再做这事。”
“是排长。”
“走。”
然后,大家就走了……
张排长、王班长带着六个战士往南走去。在黑黑莹莹的夜色里,他们走了几十分钟,到了一座小山上。此刻,在他们面前、眼外都是一派黑越越的,能稍微看清点他们上面黑莹莹的曲折山顶。
眼前还有一些松树;再过去,是一片深厚夜色里的山石、土堆,只是这样看去是看不清的。还有那面同样看不见的山体。深夜的朝鲜是银黑的,而有一种贴近的感觉,
显露出一种安宁和怡然,让你感到多随和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38

主题

325

回帖

1万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471
 楼主| 发表于 2024-4-29 10:34: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九)侦察前的晚上


        显露出一种安宁和怡然,让你感到多随和的。
张排长看了一下他的夜光表,是:凌晨3点47分。他觉得该让战士们好好睡一觉,等天亮了,就开始进行最后一项:侦察桥。
就说:“同志们,现在是凌晨近四点。咱们加紧睡一觉,明天早晨就去侦察金川大桥。”
“是,排长。”战士们回答,就分散在旁边的土石、叶草上睡下。
张排长就在一块土石旁坐下,把自己汗湿的背靠在看不清的黑糊糊的石头上。张排长感到石头冷凉凉的,可是被汗水粘着的背发痒就更让他不舒服。虽然这样,张排长有些难受,可是被刚才执行侦察任务的惊吓行动弄得来,一股厚厚的睡意使他一会就靠着石头沉睡着了;其他的战士也睡着了。
王正山班长睡不着;他试图要睡,也闭上了眼睛,过了八九分钟,还是睡着;干脆就起来,到一边的志愿军老战士26岁的彭建身边。
对方一下就睡着。在朦胧的睡意中,彭建感到有人轻轻地拍他的肚皮就知道是:班长。
他睁开眼睛,略微看清点王班长在他跟前黑乎乎的夜色里的有些在眨闪的微弱的眼光,想和他聊的脸的轮廓。
“班长!”
志愿军班长王正山在打仗之余,是一个跟自己战士爱热络的随便还爱说笑的班长。
“陪老子说话。”
“班长,我要睡,明天说。”
“不陪老子说话,明天就呆着。”王班长爱吓唬自己战士。
“不准我去侦察金川大桥吗?”
“对。”
“这种情况应该是一起去。”
“我看排长会选一些人去。”王班长觉得应该是这样。在白天,人多了不是好事。
彭建觉得自己的班长好像知道什么,就问:“排长跟你说了吗?”
“我跟排长这么久了,他的想法我清楚。”王班长说得挺有把握的。
“不过,从今天晚上看来,我们的侦察任务基本完成。”彭建说。
“你不要说大话,明天侦察桥的事做完了,才是真的完了。”
“班长,你说,”彭建又想起一个问题,“我们把这些都侦察完了,团长又好久安排进攻呢,有哪些连队参加呢?”
“这么多部队,谁知道他喊那些?”
“我希望我们四营能参加。”彭建希望说。他就想他们连每次都不要错过打仗的机会。
“这难说。”
……
两人聊了很久,就渐渐地睡着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