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46|回复: 0

纪委书记下村来

[复制链接]

226

主题

18

回帖

124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42
发表于 2023-11-20 14:06: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桂正城到青石峰镇担任纪委书记已经快一年,三百多天来,他或骑自行车,或步行,把镇里大大小小的十五个村(社区)一百二十六个村(居)民小组跑了个遍,对这里的情况熟悉到可以算得上半个青石峰镇人。
5月14日这天,农历三月二十六,萝卜花村驻村干部王远志到办公室,请他一道去开展秸秆禁烧巡查,桂正城是联系萝卜花村的镇领导。
那时,桂正城刚刚写完关于石榴花社区书记、主任违反财经纪律案的总结。
年前,桂正城到石榴花社区走访,居民戴俊丽向他反映:石榴花社区书记薛家白,以社区清洁工秦小民领取工资的名义,支取了6400元钱;但那时候秦小民还没到石榴花社区当清洁工,这笔钱应该是被薛家白揣进了自己腰包。当时,薛家白让担任出纳的社区居委会委员戴俊丽去经办的手续。后来,戴俊丽在社区换届选举中落选,不再在石榴花社区担任职务,她担心万一有一天财务审计发现他们踩假水,自己脱不了猫儿爪爪,悬心吊胆快一年,思前想后才下定决心要向作为镇纪委书记的桂正城把情况说清楚。
这件事情,经过镇党委研究同意后,由镇纪委进行了调查,发现前年4月份,石榴花社区的确有这样一笔支出,而当时秦小民也的确还没到石榴花社区当清洁工。在支出票据上,石榴花社区主任林书武、书记薛家白都有签字,据查这笔钱被用于了弥补石榴花社区办公经费的不足。事发后,薛家白、林书武都主动向镇党委摆谈了事情经过,做了书面检讨,并把套取的6400元钱退回到石榴花社区账户上。前不久,经镇纪委立案、上级纪委审理,薛家白、林书武因违反财经纪律,被课以党内警告处分。
现在,桂正城所总结的主要是如何加强村务公开和镇村财务管理。他认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当干部,无论权力大小,都要心中有“戒尺”,心中没有“戒尺”,再多的法律法规的条款,对他们来说都是摆设。纪委则务必要严格执纪监督问责,从而不断强化干部们的党性观念和纪律意识,增强依法行政和依规办事的自觉性。
月季花村与萝卜花村相挨相连,桂正城顺便也去了那里开展秸秆禁烧巡查。当宣传车开进月季花村地界时,他突然记起,两个月多前的“纪委开放日”活动中,月季花村四组村民罗歩之老太爷到过他办公室,反映月季花村村主任易守田在灾后重建时,曾将镇上拨给月季花村的,原本应该分给村上贫困户的,五十斤大米二十斤清油,私自拿回家贪污了;而易守田的老丈人罗志富因为有当村主任的女婿撑腰,无法无天,不但骂了罗步之,还动手掀了他头上的帽子,要打人。
关于罗歩之反映的月季花村村主任“贪污”的事情,通过镇纪委调查,已经被证实纯属子虚乌有,罗步之扯白撂谎栽诬人的原因主要是泄私愤。为此,桂正城已经找过月季花村主任易守田交换意见,要求他加强家属的教育管理,搞好同邻里邻居的关系,更不能和群众争吵甚至打架。但桂正城一直没找到适当的场合,把情况跟罗歩之当面交谈。如今正好可以去他家打个转转儿,顺便访问一下村组干部入户宣传秸秆禁烧情况。
罗歩之单家独户住在月季花村四组最背静的角落里,车子根本进不去,需要步行四五百米才能到。那是一个土墙瓦房的四合院。院子里,几只肥溜溜的土鸡在随意刨食,优哉游哉,时不时地欢唱几声,一棵大柚子树落在院子的中间,散开的枝叶几乎把院子整个罩住,犁耙锄头簸箕箩兜等农具到处堆着放着;厨房屋里的电饭煲内,残剩着早上煮的稀饭;卧室里的床铺没有打整。一切都显得那么杂乱无章。
对于桂正城的到访,罗歩之先是有几分惊诧,接着又是擦板凳抹桌子,又是端茶递水发烟点火,颠前颠后忙个不停。看着罗歩之殷勤却又因年老体衰而蹶手蹶脚的身影,想起罗歩之那天到自己办公室“告状”时冒火连天的情形,和一些村组干部关于他是“犟拐拐”、“是非客”的反映,桂正城颇生感动:作为干部,主动到群众家中去,不要说帮他们解决什么问题,就冲着这种把群众的人放在眼里把群众的事放在心上的举动,也会让群众倍增信任和信心;要是成天呆在办公室,群众有事要来找,甚至找不到人,群众肯定有意见。
罗歩之开口对桂正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桂书记,您是这么久以来第一个到我们家来的干部,为易守田女婿娃骂我还动手掀我帽子的那事,我找过社长,也找过村干部,他们都说,晓得了,过两天来解决,然后就没有了下文。”这句话,既让桂正城感动,又让他惭愧:恶化干群关系的往往就是这些我们平常都不放在眼里的丁点儿小事;作为干部,哪怕只是一个村民小组组长,在群众眼里也代表着党委政府的形象。
接下来,罗歩之痛痛快快承认了他关于月季花村村主任易守田“贪污”的检举揭发都是自己瞎编乱造的,原因就是觉得易守田的家人敢在自己面前耍威风欺负人,无非就是因为易守田的屁股坐在村主任的椅子上,手里拽着村委会的印把子。只有把易守田掀下台,才能出了那口恶气以解心头之恨。
他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罗歩之与易守田的老丈人罗志富,都在一个村民小组,按辈分,罗志富是罗歩之的晚辈,应当喊罗歩之堂叔。两家子田挨田界连界,从包产到户时起,就因为争田边要地角之类鸡毛蒜皮的事,整得你不愿见我的影子我不愿听你的声音,关系一直闹得很僵。
如今虽然村里大多数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耕田种地多是些老年人在忙乎,谁家也不缺吃不缺穿,田间地头收几颗粮打几颗米的事情,也没有几户人家在意,但作为经历过缺衣少吃年代的老年人,还是很在意守住自家那一亩三分地的田边地界的。
正月十四那天,罗志富把两家子田间地界处的田埂上的一棵柏树砍了。原来,在罗歩之与罗志富两家田界的地埂上长有两棵柏树,这两棵柏树原本不是谁家栽种的,是柳生起来的,小树的时候,谁家也没有过问,如今长成材了,却两家子都打起了砍回家自己用的小算盘,只是都还没有明说明做。
现在罗志富带头,首先砍了两家子田边地界上的一棵柏树。罗歩之看见罗志富去砍柏树了,于是也拿着砍刀去砍另一棵柏树。罗志富因为自家女婿是村干部,耳听眼看见得多了,多少晓得一些规矩,砍树前已经到镇林业站办了砍伐证。罗歩之则因为很少出门,根本不知道砍树要办证,看见罗志富动手砍树,而自家因为要把原来的鸡圈子棚棚拆了重新搭建一下,正需要树,就觉得“大路朝天各有半边”,你能砍的树我也能砍,两棵树长在两家的地界上,恰好一家分一棵,也算公平合理。
可是,因为两家子关系不好,多年来一直斗气,罗志富明知道罗歩之没有办理砍伐证,就一个电话打到镇林业站,将罗歩之举报了。镇林业站来人将罗歩之所砍的树扣留了。最终因为罗步之砍伐数量少,砍树的目的也是自家用,年纪又大,体弱多病,镇林业站干部就只对他做了批评教育和责令补办砍伐证处理。
虽然如此,罗歩之还是满脑子疙疙瘩瘩呕了一肚子气,觉得这是罗志富仗着自己的女婿是村主任,暗地里让镇干部来收拾自己,跟自家过不去,便起了报复心。
正月十六那天,恰好两个冤家对头又在两家子紧挨着的田间地头相遇。罗歩之本来就心怀鬼胎,趁机寻出一些陈谷子烂芝麻的小事,跟罗志富在两家的地界上大吵起来。后来,两家的老太太也参与进来,再后来,发生拉扯,好在被村民们及时劝解开去。事后,罗歩之越想越气,听村民说起镇上“纪委开放日”就是专门听群众反映干部问题的,就跑到桂正城办公室“告状”来了。
在和罗歩之的交谈中,桂正城了解到,老人有一儿一女,女儿嫁在本镇,儿子在江苏上班,家也安在那边,儿女都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回家来来看看,所以老两口很是孤独。
听完罗步之原原本本地讲完事情的经过,望着老人花白的头发和满脸的皱纹,桂正城打消了原本有的一点责怪老人的念头,心中反而升起一种人之常情的怜悯:如今,年轻人都外出打工或经商,留在家里的老人小孩唱起农村的主角,缺少关心和照顾,成了一大社会问题。他轻言细语地对罗步之说:“老人家,当干部的也是人,难免有得罪人的地方,对我们的工作,你还得多理解和支持。”他承诺,要把老两口当自家亲戚看待,今后一定会多来串门,陪他们拉拉家常,关心关心他们的日常生活和田间地头的生产情况。
这让罗歩之很是感动,主动检讨起自己的“诬告”行为,表示以后一定搞好邻里关系,大家和气生财、彼此照应。
从罗歩之家出来,桂正城又记起,上个月五星草村三组党员章孝友给自己写过信,反映他们的组长曾肖泰将组里的三亩水田改成鱼塘,侵占基本农田,还从组里的幸福堰放水到他新建的塘堰里,影响其他村民正常的生产生活用水。
这件事情,经过调查,情况已经搞清楚。原来五星草村三组王子才、李家林、赵云中等三家子都举家外出打工,自家的田地东家一坨西家一绺都让组里的其他村民在耕种。但其中有一块下湿田,总共二亩五分九,为这三家共有,却没有谁愿意种,作为组长的曾肖泰不愿意它荒弃,便将它管理起来,每年种一季稻子,已经好几年。
今年开春,曾肖泰没有经过任何人同意,也没有办理任何手续,就请挖机在这块下湿田里挖深取土,在田的周边垒起土埂,准备建成塘堰放水养鱼。一些村民不乐意,找到虽然年轻但却见多识广的党员章孝友,让他出面,写信向镇纪委反映情况。
因为曾肖泰私自挖土的田块虽然属于基本农田,但的确是下湿田,而且垒的土埂也不高,严格意义上还不能算作塘堰;曾肖泰自己也坚称,垒建田边土埂,主要是想搞稻田养鱼,并不是要修建成塘堰。最终,由镇上负责村建和国土的干部向曾肖泰下达了整改通知书,并要求他不得更改田块用途,并和其他村民共同遵守幸福堰用水管理的约定。
这件事情,桂正城已经通过电话把处理结果通报给章孝友。他之所以还决定要亲自到章孝友家走一走,看一看,问一问,一方面是受到在罗歩之家的气氛的感染,一方面是农村包产到户后的这些年,各家各户各自为政,像章孝友这样懂知识有文化的年轻人,能够留在农村的已经不多,还能够主动关心过问村组公共事务的就更少,他早就考虑要以党委政府的名义支持一下群众主动参与集体事业管理的那份热心。何况,作为管党副书记,他还想把章孝友作为五星草村的后备干部来培养,这就必须做一番考察。
章孝友的家坐落在五星草村三组幸福堰弯的半山坡,一栋两层楼房,是地震后在国家补助资金帮助下重建的,漂亮而别致。
他三十岁上下,大概一米七零的个头,戴着眼镜,皮肤黝黑透着点红,胳膊粗壮,身体结实,手掌上结满老茧,有点儿劳作后的疲惫但精神抖擞,是那种一眼看上去就给人以积极向上的力量和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倔强人。
他从市师范学院后又到省农大学习了两年,读完书就回到老家独自创业,起初养殖麝鼠,因为销路不畅,亏了本。然后在自家林地和退耕还林土地上种植经济林果,因为资金困难,所以修路挖沟,平土整地,开厢垒土,栽树嫁接,修枝疏果,施肥洒药,防病除草,如此等等的苦活累活,都是他和家人亲力亲为,实在忙不过来才找邻里亲朋帮帮忙。有点多余的资金就租周边村民家的林地和退耕还林土地,扩大果园规模。就这样一锹一锄一窝一苗,风吹日晒雨淋霜露披星戴月,一分一亩地栽种果苗,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发展。如今已五年多,一个近百亩的果园正逐渐成形,主打红心猕猴桃和无花果,产品主要销往城区各大超市和水果批发市场,口碑还不错。
谈到创业的感受,章孝友深有感触地告诉桂正城:“我们家过去经济并不宽裕,读大学和创业初期,又借贷了不少钱,负债累累,几乎陷入穷困。好在还有党委政府和亲朋好友支持,都挺过来了。‘穷则变,变则通’,但只有勤劳致富、合法致富才是硬道理。”
见过了章孝友,桂正城内心充满希望和信心。
这一天,桂正城觉得自己收获很大,感触也颇多,临睡前,他习惯性地打开“民情日记”记上几笔,其中让人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回应群众呼声也是为人民服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