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长株潭信息港
查看: 25|回复: 0

和谁亲密接触

[复制链接]

47

主题

51

帖子

28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89
发表于 2022-5-29 10:46: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十七集


洪润峰的不幸离去,对代玉娇的思想感情,产生了很大波动,对于他在她的心目中,高于一切,举足轻重,比起吕梁,真是大相径庭,是大巫与小巫,她对他的感情,也放得很重的,彼此都不曾表白过,又没有抛舍的理由把对方忘记,仍然在心中沉淀着,过滤着,都在等待着,最美丽的时刻,在二人眼睛里闪烁着,但却闪烁在,美丽的痛苦中,留着伤伤的哀痛,分手天地。

洪润峰的葬礼很隆重,来悼念这位年轻,早逝的英才,都是文学界的知名人士,政界与千万读者。

在整理洪润峰的遗物中,代玉娇发现,在洪润峰未有完成的诗集稿件中,读到了一首诗,她便在一个礼拜后的一个清晨,独自一个人,来到洪润峰的墓碑前,咏怀着那首诗:

一样

一样没有风吹着月

雪洒满遍地

一样没有风吹着云

绿草遍布天涯

一样没有风吹着阳光

灿烂到处流淌着辉煌

一样没有风吹着你

却装满我整个胸膛

“生活到处是生活。”

这时吕梁走了过来,站在代玉娇的身边说。

代玉娇看了一眼吕梁说:

“你怎么这么早过来了?”

“我失落不了这份友情,润峰对我太重要了。”

“你以前没有好好去珍惜。”

“当存在时不知道去珍惜和拥有,一但失去了,才知道珍惜与拥有的,并非全是情感,还有比情感最重要的是人生。”

“他也整天忙,他自己的生活,我也是,虽然相处很好,便一起在倾心交谈的机会不多,现在想与他交谈,却在也难睹昔日的容颜。”

“金钱易得,好友难求。”

“其实润峰一直,有一桩心事想对你说,深埋在心里很久了,我讲了他多少次,他就是羞于言语,没有机会,向众多提起,没想到这件事,却被他永远地,带到了天堂,在也无人问津了。”

二人一边走下台阶一边说:

“他已向我表白过了。”

代玉娇难以抑止自己的痛苦说。

“然而,这种表白,我宁想他不要,它来的不是时候,是用结束来表白的,但愿这个美好的夙愿,你能带给他,最后的微笑,走向天国。”

“他没有等到我的最后,奖赏就飞上了天堂。”

“天堂是美丽的。”

“美丽的天堂。”

“我打算再过一段时间开始新的生活。”

“是吗?恭喜你。”

“谢谢你,她是个好女人。”

“我知道,好女人人人都相爱。”

“但能不能去珍惜呢?”

“她让我告诉你,她认识你,却用曾经所谓的爱,去伤害了你,希望你不要斤斤计较。”

“我从不曾去记恨任何一个人,只因人生太短促,况且彼此,又不能长相厮守,只是偶尔,碰一次面,便各奔东西,这个时代,又那么匆忙,让你无从停留片刻,如白驹过隙,一纵即失。”

“谢谢你的理解,李然真好福气,能得到你这么一位善解人意的好女人,一生足矣。”

“在爱情方面,仿佛你们男人,比女人所追求的更高尚一点。”

二人说着,便分了手,各自开车离开。

让代玉娇难以意料的事情,却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深圳商贸城,一处主体框架工程,正在建造中发生倒塌,成为一片悲惨的废墟。

由于突发事件,造成数十人伤亡,工地被封锁,整个商贸城全部停工待检。

代玉娇到达现场,被执法人员拦在安全绳外。

眼前的一片废墟,不断有工人,被从出里面抬出来,放进救护车上。

望着眼前的这一幕,代玉娇几乎要绝望,这一事件的发生,对她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代玉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住宅的,晚饭也没有吃,一头倒在床上,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才勉强地,无精打采地起来。

银行打电话过来,要查封她公司和住宅,还有名下所有的财产。

“为什么,这些人都如此趁火打劫,落井下石。”

她打电话让肖秘书过来一趟,肖秘书告诉她,处理一下手上的事,马上过来。

“小姐,你振作起来,千万不要被打垮掉。”

阿静冲了杯奶茶放到她面前说:

“天无绝人之路,你是个好人,上帝会帮助你:。”

代玉娇喝完奶茶,将杯了重重地放到桌上说。

“这回没用了,我现在真正什么都有没了,刚刚缓过一口气,又被压下去了。”

“阿静,你下午到,外面准备租间房子,咱们好搬过去,对了,随便通知下拍卖公司一下,把能拍卖的东西,让他们估个价。”

“小姐你先别急,你打电话给李先生,让他给你想点办法,你们那么好,他不会不管的。李先生人那么好。”

“不行了,自己摔倒自己站起来,不能事事都让他来解决,况且这一次他也损失不小,而且他也是需要生活的人。”

“李先生知道这件事吗?”

“知道的,最近两天,他可能也要,亲自过来一趟,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不可能不过来的。”

代玉娇无力地说:

“明天公司宣布破产。”

三天后,阳然公司正式宣布破产,解除所有在职员工。

而代玉娇名下的房产与车子等,都被银行查封了。

两天后,代玉娇听说有人收购了阳然公司与她名下的财产,不觉吃惊不小,在深圳还有那家公司实力有这么雄厚。

她让肖秘书帮忙查一下,肖秘书回来,给她带来了一个,让她意想一到的消息。

收购她的那家公司正是诚梦公司,也就是说是鲍玉刚,收购了她的一切,鲍玉刚不但收购了她的公司,同时也并购了另外两家小公司。

代玉娇来到了诚梦公司鲍玉刚的办公室,见面说问:

“你怎么能这样做?”

她十分生气地指责鲍玉刚说:

“你这叫落井下石,趁火打劫,你知道不?”

“我不知道,你讲的什么事。”

鲍玉刚坐在办公桌后面,十分开心地说:

“你请坐,不要生这么大的气,生气对身体不好,这是在商海,这不是在情场,再则说了,你的公司都宣布倒闭了,我不收购,也有别的公司过去收购的,与其让别人收购, 我余心不忍,只好捷足先登了。”

“我现在是在负重登山,在水深火热之中,你等我一有机会,我会东山再起的。”

代玉娇没有坐下。

“等你将来有能力再收回去好了,我也不希望看到你现在的样子。”

“你这样让我彻底失败了。”

鲍玉刚笑了笑,但这种笑,让代玉娇看了十分讨厌。

“我知道你收购阳然公司目的是针对李然,然而,鲍玉刚,我告诉你,你是斗不过李然的,你转过身看一下,你身后还有谁,但是李然身后,还有一个你曾经追慕,而中途放弃过的代玉娇,财富上的辉煌,并不是真正的辉煌,人生的辉煌,才是你所难以向往的,你快乐吗?你的笑容,告诉我你很痛苦,你失去了另一种美,是金钱买不到的美。”

鲍玉刚看着代玉娇艳说:

“不管你怎么说,现在我成功了,并没有失败过什么,我正处在事业的顶峰,李然只是,驾驶着一条小船,在夹道的水间穿梭,是寸步难行了。”

他说完,又露出了令代玉娇讨厌的笑容。

“你会笑在自己的泪水中的。”

代玉娇气生生,怦地关上门,离开了这个,今天才显山露水的男人。

代玉娇回到住所,十分气愤地坐在沙发上,阿静端着果汁过来放到桌上说:

“小姐,有件事我告诉你,希望你听了不要再难为自己了。”

“什么事?”

代玉娇端起果汁用吸管吸着果汁说:

“是不是李然,不愿意过来了。”

阿静看了看代玉娇说:

“小姐,你早知道了。”

代玉娇摇摇头,把杯子放下说:

“只有李然的事,你才会这么说。”

“是的小姐,李先生说他过不来了。”

“早在意料中的事,谁个不是要生活的人呢?”

“李秘书会过来。”

“李梦媚?”

代玉娇自言自语地说。

这时,门铃响起,阿静忙去开门,见是吕梁,忙向他问好着说:

“吕先生好。”

“代小姐,她现在在家吗?”

“在家,你请进。”

吕梁进来,见代玉娇如此憔悴的样子,心里十分痛苦,坐在一则,阿静递上果汁放在他面前说:

“吕先生请慢用。”

“谢谢你。”

吕梁说。

代玉娇看了一下吕梁山,没有表情,于是平淡淡地说:

“你怎么过来了?”

“你的事我都知道,怎么一下子会到这步田地?”

吕梁十分痛苦地说。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是天意,天要来吴,谁也无力回天,只有听天由命了。”

“难道一点劫后余生的机会都没有?”

“在零点以下,山穷水尽了。”

“为什么受伤的总会是我们?”

吕梁喟然长叹道:

“别人做事,总是一帆风顺,无风无险,纵使出现一点事,也会化险为夷,而我们总是举步维艰。”

“这才是真正的生活吧。”

“你下一步将如何打算?”

“我暂时还没有想过,刚刚发生这事,还没有回过神来。”

“你不能失败。”

“谁也不想失败,不过这世界,总会有人不断地失败的。”

“如果你有什么好的目标,我会全力以赴地支持你,从头再来。”

“谢谢你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现在需要休息一下,商海打拼这么多年,我还没有真真正正地休息过,现在一切都归于零,我终于可以痛痛快快地,好好休息一下。”

“你是不是不相信我,难道我真的失去了一文不值?”

代玉娇轻然一笑,吸了口果汁说:

“你的生活快乐吗,泰然艳对你很好吧?”

她扯开话题说:

“她的确是个好女人,你应该认认真真,全力以赴地却好好把握,生活不是游戏,爱情也不需要弄虚作假,你赋予生活多少心血,生活会在最恰当的时机,加倍还于你的,上帝从来不是吝啬的,只有自私自利的人,才看不到上帝给予的阳光。”

吕梁见代玉娇转换话题,便也没提别的,顺势而言着说:

“生活在我们这种阶段的人,总对生活抱着遗憾的态度,一切都不是十全十美的,泰然艳对生活很友善,但是对爱情很苛刻。”

“世界上每一个女人,都是一样子的,除了爱情是自私的外,什么都无所谓了。”

“谢谢你,我会全力以赴地,去好好珍惜的。”

“你能抱着这种想法,你就快乐了,知足常乐,现在创作上,有没有什么新的突破?”

“只能说在突破自己吧,先把自己这一关闯过去,一切就顺其自然了。”

“好好努力,皇天不负苦心人。”

“我也希望是美好的结局。”

二人彼此又聊了一会,吕梁起身告辞。他带着一种忧忧伤痛的心,情离开了这处藏着美丽的地方。

“李总对这件事,也感到很意外,由于公司脱不开身,特意让我来安慰一下代小姐,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况且是在商海呢?”

代玉娇将李梦媚,由机场接到一家西餐厅里,二人温和地坐在灯光下谈论着。

“你放心。回去告诉李然,我不会倒下的。”

代玉娇为了不让这个女人,看到自己因失败,带来的痛苦表情,故然一笑说:

“人生难免有个三灾八难的,况且这是在商海之中,事事难料,我能失败的起,也会东山再起的。”

“人要的就是这样,主宰自己命运的精神,才不失做人的辉煌。”

“李然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李总没有什么看法,他很坦然,他说失去的就让它失去吧,我们能够失去的东西,原本就不是我们自己曾经拥有的,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东西,都是我们向生活暂借的,只是暂用一下而已。总竟会全部返还给生活的,因为还有,未来要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人还要用,所以我们尽量不要毁坏的太多,不然后世会骂我们是无知的。不过,他让我转告一下代小姐,九七将至,他不想在九七之前有所左右,至于九七香港,能否顺利回归祖国的怀抱,还是个未知数。他想九七过后,再来深圳一趟,到时成功与否,以成定局,中英关系发展也处之泰然,所有一切都不用,提心吊胆地去做事了,到时再来收拾这旧山河。”

“我相信李然,他的目光很长远,我们能否谈点别的事。”

“你是说个人感情的事?”

代玉娇笑了笑,心想。

“聪慧的女人,一点就破。”

“可以,我把所知道的,会原原本本地告诉你的。”

代玉娇点点头说:

“谢谢,关于李然的生活,你在他左右,应该耳闻目睹,无所不知吧?”

李梦媚点点头,用一双温柔而亮丽的眼睛,看着代玉娇心里想。

“李然唯一走对的一条路,就是没有真正的放弃,这个不于寻常的女人,代玉娇唯一走错的一步路,就是选择了模棱两可的爱情,不该背着李然,去爱鲍玉刚,这个貌合神离的男人。她没有自知之明。”

她不知道,代玉娇与鲍玉刚已经山是山,水是水了。

“他的生活很美满,让人羡慕。”

李梦媚笑着说:

“神仙眷侣,足可称道。”

“只要他生活的幸福,我也就安心了。”

“其实他心中,总是放不下一个人,一个他曾经没有,好好珍惜的女人。”

代玉娇知道她的言外之音,笑着说:

“希望他莫在新人面前,提起旧人。”

“李先生做不到这一点,他说自己是平凡的人。只想平凡的事。”

代玉娇长叹一声,心里说。

“谁能做的到呢,都是平凡的人,是人就有你浓我浓之意。”

李梦媚小住了一天,处理了一些简单的事,便匆匆忙忙地与代玉娇告别,飞回了美国。

代玉娇躺在床上,打开了洪润峰的诗集,翻看着,便看到了这么一行诗句。

当一切由你手上失去

不要怕

证明你可以从头再来

只要你不去流泪

证明你从未曾失败

其实

你什么也没真正拥有过

两手空空地来到这个世界

你所能拥有的是上帝给予你的光明

不信

你只要走出屋子

伸出双手

你可以看到上帝的恩惠就在你手上

起来吧

失去一切也是美丽的

因为你什么都可以从头再来

她朦胧中仿佛看到,洪润峰值在书页里出现,向她歌唱

失败的淘金者

我在失败的矿石中

提炼着成功的金子

纵然失败了

也是美丽的

她闭上了眼睛,将书盖在流满泪痕的脸上,与梦境中的生灵对着相知的心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