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长株潭信息港
查看: 24|回复: 0

和谁亲密接触

[复制链接]

47

主题

51

帖子

28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89
发表于 2022-5-29 10:44: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十六集


吕梁将自己,痛苦地陷入了沙发里,用极为愤怒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心血,心中一直在怒骂着,这个玩世不恭的世界。

今天,他感到,世界末日的真正到来,原本这一段时间,他由于对良心上失衡的不平静,作品创作出来总是呆板不明,一塌糊涂,没有一丝朝气蓬勃,欣欣向荣之艺术灵性。

他便听了洪润峰的话,到市美术馆的人体艺术处,在人体绘画厅,观看另一族无怨无悔为艺术牺牲的人,当他观看到了,那些所谓为艺术奉献一切的,人的体态美净化美时,感觉到了无形的冲动,仿佛,艺术不是完美无缺的,一切被肉体与情欲,感染的所有的存在着,原始的灵性的美丽,才是完美无缺。

观看了几位美丽的女神,多姿多态的肉体造型后,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妹妹吕芳,会一丝不挂地,打开一旁侧门走上了站台。站在哪些所谓艺术家的,骨子里却黄水横流的男人面前,为艺术而无私奉献。

他当时,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将画具推倒在地,一个健步上去,狠狠地给了她一记耳光,怒吼着。

“我没有你这个妹妹。”

便在所有惊愕的目光中,悲伤地离开。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妹妹吕芳会走这一步,似乎这是上苍,对他无限期的惩罚,又仿佛是江玉翠的灵性的魂魄,闪现在自己的妹妹身上,十分强迫着,自己去接受,这个美丽而带着伤痛的现实。

他又想到了自己授课的老师,她已是人到中年,什么都是成功的,为什么会偏偏要选择这一条路,这样让所有人,有着怎样的想法。

他搞不懂现代人,对现代艺术持着的,到底是什么态度,仿佛是艺术之灵魂,飘散在这片美丽的城市上空,还是有一种,无形的魔力,在控制着,这原本善良的人们的思想。

而代玉娇所感悟的,是艺术真谛在哪里体现。

他如云如雾,难寻答案,深深地陷在沙发里,痛苦地回想着,今天上午所发生的一切。

这时,洪润峰打外面进来,见他这样子的痛苦,十分惊愕地问:

“怎么了吕梁。这些日子你,总是生活在痛苦之中,到底有什么事抑止你的心律?”

他说着坐在好友的身边说:

“把话说出来吧,或许我能帮你一下。”

“你帮不了我,这是我应该接受的惩罚。”

吕梁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说:

“谁也帮不了我,润峰。”

他用悲伤的眼睛看着洪润峰说:

“为什么?我所走的路,都是如此举步为艰,寸步难行,对自己失去了所有的希望。”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洪润峰忙问:

“你这些日子,一直闷闷不乐,愁眉不展,我知道你对江玉翠的事,一直耿耿于怀,人业已离去,再怎么悲苦,也于事无补了,你也该走出心中阴影了,事业发展如此,别在让逝去的事萦萦于心。”

“你知道吗?我今天有多么痛苦。”

吕梁十分悲苦地说:

“我今天到市美术馆,人体艺术大厅见到了,一位女模特,你知道是谁吗?”

“谁,难不成又是孟老师?”

洪润峰吃然一惊地问。

“如果是她,我心里倒也好承受些。”

吕梁痛苦地说:

“却是我的妹妹。”

洪润峰听了更为吃惊,瞠目结舌地说:

“你是说吕芳,这不可能吧。”

“我也希望这是梦境,不在现实中,可事实证明了,你让我怎去承受的了。”

洪润峰也陷入了,难以抑止的姿态中,喃喃自语地说:

“怎么会是这样子,你有没有看错,是不是你对江玉翠的情感放不下,才会产生错觉。”

“我当时给了她一巴掌,就走开了。”

吕梁痛苦地说:

“原有的罪,是谁来让,上苍这么来惩罚我的。”

“唉,人都是有罪恶的,只是罪恶的方向不同罢了,只要人活着,就是一种原罪,你不要再怪罪于吕芳了,也许她有自她自己的人生目标,一个人选择的理想不一样,所走过的路途也不相同的。”

“可我不想她走这条路。”

“算了吕梁,给她一片蓝天,让她像小鸟一样,自由自在地飞翔吧,人难得有个理想,不管这种理想,是哪一种途径,但它都有存在的价值,一个人难得,一生有一种理想,你想过吗?很多人,一生连一个微小的理想也没有,因为有理想的人生,是不自由的人生,而人生的理想,对任何一个人,都来之不易,你就把属于她自己的天空,交给她吧。”

“把天空交给我吧。哥。”

不知道什么时候,吕芳出现在门口,她倚在门口,泪眼汪汪地,望着因种种原因,压抑而无心力的哥哥说:

“你的妹妹永远是一个好妹妹,永远是你的好妹妹,哥,把天空给我吧。”

吕梁无力地摇摇头说:

“不行,你可以再重新选择,一片天空去飞翔,这一片天空,不能属于你,我不能让你去美丽的毁灭。”

“哥。”

吕芳哭泣着说:

“为什么?不愿意为艺术牺牲的人,却被无情地牺牲了,而愿意为艺术牺牲的人,却牺牲不了,哥,这不公平。”

“世界本来就不存在公平,我们无权去选择公平。”

“为什么?”

吕芳哭着跑开。

“你这样子做并不好。”

洪润峰看了一下吕梁一眼说:

“她已是个成熟的女孩子了,她在选择这条路的同时,也曾是反反复复的思想斗争过,不要让痛苦的灵魂,在黑暗中哭泣。”

“我做不到。”

吕梁摇着头说。

“这是在深圳特区,是特区改变了现实,却不是现实改变了特区,站在世纪的顶峰,我们只能感叹,不可伤情,发展吧,自己走自己的路,自己放飞在自己的天空中吧。”

洪润峰一边安慰着他说。

代玉娇发现一件不比寻常的事,就是泰然艳怎么会认识了吕梁,而且和他接触亲密。

她打电话给鲍玉刚,将他约了出来,二人并行着走在夜色的路灯下,体味着浮躁城市,带来的急速的改变气息。

“你找我出来究竟有什么事?”

鲍玉刚目光,望着前面驶过来的一辆小车问。

“你现在生活还好吗?”

代玉娇仰望着一下昏红的路灯,幽幽地说:

“在幸福人的眼睛里,生活是充满着阳光的,在不幸福的人眼睛里,生活到处是风雨的,让人促不提防,冒昧地问一下,你和泰小姐发展到哪一地步了?”

鲍玉刚脸上,立刻呈现出十分痛苦的表情说:

“早已分道扬镳了。”

“为什么?”

“不为什么。”

“不为什么,凡事没有无原无故的理由吧?”

“也许吧。”

鲍玉刚长长地吐了口气说:

“人不能全部尽善尽美地,去完善自己,当你达到,一种顶峰的时刻,你将会失去另一座顶峰。脚步的前方,永远是走不完的路。”

“告诉我,你们是怎样走向失败的?”

代玉娇停下脚步,平静静地看着鲍玉刚,在灯光中表露出来的痛苦说:

“你不是一个轻易失败的人。”

“自打哪天,我们分手后,有一次在海边我无意中说了一句话,我们就分开了。”

“说了一句什么话?会有这么重的结果?”

“一句不应该说的话。”

黛玉娇没有再往下问,她明白一切,由他表情中看出失败的阴影说:

“她现在和一个画家在一起,走的很近,是不是朋友?还是同学?还是刚相识就不得而知了。”

“你是说吕梁。”

鲍玉刚看了一下代玉娇,十分不平静地说:

“为什么,我的每一片生活,总有他的存在?”

“我们面对的是现实生活,而不是作者在虚构小说中的故事情节,也许你是一个失败不起的男人。”

“我无可否认,我是一个失败的男人。”

“希望你在今后的生活中摆正目光,别在让自己做个无用的猎手。”

“是的,我好像是,一个最差的猎手,往往看中目标,却是虚假的,也没有惊弓之鸟的收获。”

“真正的猎手,也不是全凭运气的,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缺一不可。占居了这三样东西,可以造就一世英雄。”

鲍玉刚长叹一声说:

“我是一个失败了的罪人。”

“失败不是罪,人也没有罪,只是有时选择的方向不正确罢了。”

“吕梁是位好艺术家。”

代玉娇点点头说:

“我知道,他在你面对他,与面对我的时候要痛苦的多了。”

代玉娇笑了笑,这时她看见洪润峰独自一人,匆匆忙忙地由对面的路边走过。

“润峰。”

代玉娇高兴地举走手叫喊着。

“我是玉娇,我在这。”

洪润峰停下脚步,朝着她的方向看了看,是代玉娇,十分激动,忙忘乎所以地,横穿马路而来。

“不要。”

代玉娇刚喊出声。

一辆小车飞驰而过,将洪润峰撞到一边,小车便带着一颗高贵的灵魂远去。

“润峰。”

代玉娇不顾一切地叫喊着奔跑过去,将倒在血泊中的洪润峰抱着,洪润峰头部的鲜血,立刻染湿了代玉娇胸前的衣服。

“快,送他去医院。”

鲍玉刚过来和代玉娇将洪润峰抬上车,鲍玉刚驾驶着车,飞快地向医院飞驰。

代玉娇抱着洪润峰坐在后面,用手捂着往外渗涌着鲜轿的头部,血由指缝间往下滴落。

“玉娇,将我的眼镜摘下。”

洪润峰艰难地说。

代玉娇忙将他眼镜取下说:

“润峰,挺住,快到医院了。”

洪润峰惨然地笑着说:

“玉娇,不要为我担心,我会没事的,玉娇,我有一件心事,从没敢向你提起。”

“你说,我听着。”

“我想问你,如果我将你拥抱在我的生活中,你会愿意吗?因为美丽的女孩谁都喜欢。”

“润峰。”

代玉娇十分痛苦,又极不平静,如果自己走过去,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她明白,洪润峰对自己持有的情感。

“我想我不够爱你。”

洪润峰微笑着看着代玉娇说:

“总也找不到,合适的情理把你忘记,又没有勇气来证实自己,在每个日出日本落的日子里,总是想拥有在你我的梦里,这现实,将我们拉出轨道,也拉出痕迹,我见到你,就会幸福时迷失了自己,以至把所有都丢弃。在每个日落后,总一个人,在夜里默默地念叨你的名字入睡,只有在梦里,才看到真实的自己。”

他抓住代玉娇的手说:

“真的,我想我不够爱你,但又偏偏躲避不了自己的命运,自打认识你的那一刻时,我就一直,生活在幸福里,我们虽然相识短暂,但命中,却有了长长的渊源,也许我是自作多情,但幸福,就在我身边,怎不让我留恋,爱不必太遥远,在身边就好。”

洪润峰发自内心深处的对爱的呼唤,使代玉娇热泪盈眶。

“润峰,不要说了,等你好了,我们开始好吗?答应我。”

“我们的开始,就是我们的结束,玉娇,我今生能够在你的怀里,安静地去离开,我是幸福的,美美的幸福的,这种感觉,从没有人拥有过,我是第一个,我幸福了。”

洪润峰惨然地笑着说:

“我也曾故事过,爱上一个比我小一点的女孩子,但是后来我们分手了,那个故事开始在春天里,我以为春天来了,可以春暖花开了,可是,却也是结束在春天里,我很幸福。我所有的故事,都来自于春天,也结束于春天,没有秋冬,看不见落叶的伤感,也体会不到寒冬的无情,我是幸福的。”

洪润峰眼睛里,出现了无神的光明看着代玉娇。

“那天昨上,对着月亮,地老天荒,把我的爱深藏,我想我,没有让你去拥有的本领,仅凭一颗心是不够的。”

代玉娇一边泪流,一边静静地聆听着,这最美丽的心声,她渐渐感觉到洪润峰的手,在无力地挣扎着。

“为什么我的天空,一直不下雨,因为还没有真正遇到你,遇到了你,我的天空晴也是你,阴也是你,满满的天空都是你。”

洪润峰的手,终于无情感的丢开了,在代玉娇温情的手中,无情无义地丢开了,丢开了,世界最美丽的温情,微笑着闭上一双明亮的眼睛,带着一生美丽的梦走去。

代玉娇痛不欲生地,将他的眼镜戴上,紧紧地将他拥抱在怀里,亲吻着,纵是一块坚硬无比的冰铁,她也想让他在自己的心怀中溶化。

她流着泪说着,她看的洪润峰的一首诗:

心愿没有的感觉

心愿没有的感觉

消失在无力的语言中

谁也读不懂伤感后的一切

心愿没有的感觉

消失在无觉醒的脸上

谁也写不出那一点离别时的情爱

心愿没有的感觉

消失在失明的目光中

谁也抓不住那最无奈的一幕

伤感后的伤感

让我来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