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长株潭信息港
查看: 23|回复: 0

和谁亲密接触

[复制链接]

47

主题

51

帖子

28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89
发表于 2022-5-29 10:4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十三集


晚饭过后,代玉娇打了个电话给鲍玉刚。

鲍玉刚正在陪泰然艳,坐在富乐咖啡厅里情调正浓时,代玉娇的来电使她十分不爽。

“又是代玉娇。”

“是的。”

鲍玉刚将电话挂断说。

“除了我被她惦记着,没有别人。”

“我呢?”

泰然艳一边看着他说:

“我已向你说得一清二楚,你选择了我,就立马行刀,与她一刀两断。”

“今晚我要过去拿回属于我的承诺。”

“最好别让我看到,那不光彩的诺言,我是个十分虚伪的活女人,我宁愿听千句美丽的谎言,也不愿意守候一句真实的诺言。”

“我知道,我会让我不光彩的诺言,如石沉大海一样。”

二人又聊了一回,鲍玉刚便将泰然艳带回了自己的别墅,吻别时说。

“亲爱的女人,等我给你带来一生的承诺。”

“你送给我的礼物在这里,你拿去吧,从今以后,希望你不再要轻易在,另一个女人面前提起我。我们没有生活过。”

鲍玉刚来到了代玉娇家时,代玉娇将他领到自己的卧室的柜子前,上面放着许多同样大小的礼品盒子说:

“这是从前的承诺,从前的承诺太多,太完美无缺,以至于落满了,所有弥惑与浪漫,拿去属于你自己的承诺吧,留下我的承诺,空虚的承诺。”

“都怪我这个人不好,玉娇,如果一个犯了错的人,重新要认识自己,你会不会原谅他,而再给他一次机会?”

鲍玉刚看着代玉娇的背景,知道代玉娇此时此刻的内心的失衡,正如潮水般,起起伏伏,难以抑止。

“泰然艳是个好女孩。”

代玉娇平淡淡地说:

“人人都有两张面孔,一张面孔是真实的,一张面孔是虚伪的,虚伪的十分丑陋。”

鲍玉刚将代玉娇扳了过身来,看着她平静的冷面说。

“玉娇,你看看站在你面前的这张面孔,是否是真实的还是虚伪的?”

代玉娇侧面目光,未与他四目相对,答非所问地说。

“泰小姐是个好女人,真实的女人,希望你好好把握吧,给她你一生中的所有,别让我对你失望?生活的本身没有令任何人失望过,拥有失望的只是人自己对自己的认知。”

她说着,将鲍玉刚推开说:

“鲍玉刚,一个人,无论如何去虚伪与真实,对方往往,就是你的一面镜子,当镜片上有污点时,我们会想,方设法去将它清除,而当一个人有污点时,我们是否,也能想方设法将它清除,大家都是处在这种阶段的人,应该什么都清楚。”

鲍玉刚听了,便也没有再说什么,他伸手拿过一个礼品盒子,看了一下,在代玉娇面前晃了一下说:

“玉娇,当一个人,在生情的时候,所流下的眼泪叫做相思泪,在没有生情的时候流下的眼泪,则是普普通通的眼泪,当这滴无论生情与普通的眼泪,变成一切泡影时,那便是水。没有情感的一滴水而已。”

他说着,将盒盖打开,取出里面的玻璃盒,手一松,玻璃盒落到地上,叭的一声脆响而破,而那滴原本的浓浓的相思泪,化作一点冰水,溅在于代玉娇的裤角上。

“爱如玻璃,感情是那滴泪水,玻璃可以轻易破碎,爱也一样,泪水可以任意飞溅,感情也一样。”

鲍玉刚喟然长叹一声说:

“我知道,你对我们这段感情是放不下的,不愿意轻易放手,你才摆了这么多感情虚无的情债,让我去逃,你很聪明,往往人会聪明一世,,却是要糊涂一时,我用感情去承诺的东西,不会轻易与任何完美的东西,不分彼此的,这是情感,不是游戏。”

代玉娇转过身去说:

“你讲的不错,我是对我们之份感情,有点恋恋不舍,但这又能说明了什么?我们往往所做的一切,都与自己想象的事情,是背道而驰的,我们只有在现实中产生幻想,不是在幻想中虚构现实,幻无飘渺的现实是空中楼阁,是海市蜃楼,所以,我只是在与现实对话,不与虚幻对白。我是从生活中走过来的人。”

“你知道我是怎样地追慕你吗?玉娇。”

“那已经成过去了,以不复存在,你走吧,别让泰小姐猜测,她是个好女人,你应该好好珍惜她,过去如云烟,让它随风去。”

“我是否在你眼里看不到春天,是否春去春不回。”

“是!春去春不回。”

代玉娇闭上了眼睛,两行热痛的泪水流了下来,她紧咬着嘴唇,控制着自己多情的情感,她想起了洪润峰的那首:春去春不回,的诗来。

是在鲍玉刚走了,将一切都带走了,带走了一个属于冰雪后的季节。

代玉娇待鲍玉刚走后,满面流泪地躺在床上,翻起那本诗集,一边流着泪,一边轻声地读着,那首春去春不回。

春去春不回

你说你要和我分手

要离开

像逃避一切一样逃避着我

于是

我的春天也被带走


所有属于春天的都属于了你

真的

说分手便分手

仿佛什么的片刻都不想停留

我双手将春天奉献给你

你闭上了眼睛

但是

你却被我发现你的眼睛的故事

仿佛像我这颗装着故事的心

啊,真的

你把属于春天的都属于了你

然而

你却忘记了我也属于春天

为什么你不连同我一起带走

属于你的

春去春会不会回来

我想替你问我

你却说

春去春不回

我竟无言以对

空悲切

我知道你说的那句话是真的

所以

我把春天都给了你

带走的春天

春去春不回

代玉娇尚未醒来,便被桌上急呼乱叫的,电话铃声吵醒,她伸了个懒腰,揉揉朦胧的眼睛,将诗集放到桌上,随手拿起电话。

电话是建筑公司陈经理打来的,他告诉代玉娇,江玉翠不知道什么原因,在昨天晚上跳楼自杀了。

代玉娇一听,顿时吓得失魂落魄,六神无主,电话出手中落下,吊悬挂在桌角,电话里仍然传来陈经理的呼叫,她定了定神,拿起电话,急急地说。

“喂,喂,陈,陈经理,江,小翠是在哪里跳楼自杀的。”

“建筑工地。”

“我,我马上,过来。”

她已是魂不守舍,失了主张,忙挂断电话,急急地叫喊着:

“阿静。阿静。”

紧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阿静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急忙推开门问:

“小姐,小姐,出了什么事了。”

“江小姐跳楼自杀了。”

代玉娇伸手抓住阿静的衣服,生怕她一下子跑开,丢下自己不管。

“哪个江小姐。”

阿静倒被他这一举动吓了一大跳,瞪大眼睛问。

“你不认识江玉翠,是建筑工地上,设计院新派来的一名设计员。”

阿静一头雾水地摇摇头说:

“不知道。”

代玉娇这才回过神来,方知这事没有向阿静提起过,便慌慌张张地下了床。

“小姐,小姐,你别这么慌慌张张的,你冷静下来,你冷静一点,小姐,事临头,一定要冷静。”

“我是要冷静下来,是要冷静点,江玉翠,这么一个好女孩子,被我给毁了,被我一手给毁了。我是个罪人。”

“小姐,你不要胡言乱语,看你吓成什么样子,要不要打电话叫杨医生过来一下。”

阿静看着她丢魂失色的样子,心疼地说。

“倒杯果汁给我,阿静,我是该冷静才对,我好好的,只是这事来的太突然了,一时无法接受,你别叫杨医生过来,千万别叫他过来,快些,给我倒杯果汁来。”

“好的,好的,小姐,你先冷静下来。”

阿静出去给代玉娇准备果汁。

代玉娇便胡乱地整理一下自己,便下了楼。

“阿静,先放在桌上。”

代玉娇此时心里又稍微平静了一点,看着端着果汁正要上楼的阿静说:

“我现在好多了,这事太突然了,真是突发事件,意想不到,玉翠这么一个好女孩子,

就这么被我无形中给毁灭了。”

“小姐,你冷静点,慢点下楼。”

阿静将果汁放到桌上,看着她步履慌乱的样子,提心吊胆地说。

代玉娇走到桌前,端起果汁一饮而尽,长长地吐了口气说:

“冷静,我是该冷静,去把车库门打开,我要去看看。”

“你这样子不能出去,你情绪太激动了,更不能开车,这样开车容易出违章的。”

“我知道,这么一个好女孩子,是在我手上被毁灭的。”

她猛然想到了吕梁。

“对,是他,这个十分丑陋的男人。”

她心一激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脱口而出说:

“是这个貌合神离的伪君子。”

她便将杯子,往地上狠然地一摔,杯子被摔成几瓣。一下子坐在沙发上,伤痛地抱着头摇晃着说:

“吕梁,你太卑鄙无耻,一个十足的伪君子。”

阿静忙拿过扫把,将杯子碎片打扫干净说:

“小姐,你要冷静,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好的,我知道,我走了。”

代玉娇不顾阿静左拦右劝,还是开车到了工地,一路上连续闯了好几个红灯,车子刚停下来交警就跟了过来,她也无瑕打理,直径走去。

“陈经理,什么时间发现尸体的。”

代玉娇急急地问,迎面过来的陈经理。

“早上六点钟,尸体已经被送走了。”

陈经理向她说:

“一个多聪明的女孩子,怎么会如此轻生。”

代玉娇没有说什么,她随眼望见,几个工人,正在用沙土清除地面,警察正在进行一边调查,一边疏散人群。

“样子很惨是不是?”

代玉娇伤心地问。

“是的,其中一根钢筋,穿过她的小肚子,肠子都出来了。”

“有没有急时通知她的家人,尽量多给她家里一些安葬费,一切花费放到我账上。”

“这点代总放心,我们公司,会妥善处理好这件意外事件的。”

代玉娇又了解了一些问题,便开车走了,在车上她拨通了吕梁的电话。

“吕梁。”

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怒吼着说:

“你这个伪君子,衣冠禽兽,丧尽天良的东西,江玉翠跳楼自杀了。你知道不知道?”

她便将车停在路边,一通狠言恶语地大骂着,一气之下,将手机扔进一边的深沟里,骂狠狠地说:

“地地道道的伪君子,道貌岸然的小人,无聊,卑鄙。”

吕梁正在整理,由于昨天喝酒,失去理智,所倒置的乱七八糟的工作室,听到江玉翠跳楼自杀了,目光呆滞地望着画中,春风含笑的面孔,自言自语地说:

“江玉翠,你做的很对,我为了艺术牺牲了我自己,你为了我而牺牲,我会让你在世人的心目中,存在价值的。永远的价值。”

“哥,你怎么了。”

这时,吕芳走进工作室,见到他这般样子,不觉吃惊非非地问: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工作累了。”

吕梁无力地摇摇头说。

“江玉翠跳楼自杀了。”

“什么?江小姐跳楼自杀了。什么时候的事。”

吕芳听了也是吓得吃惊非然。

“昨晚。”

“为了什么?”

“也许为了情吧。”

“为情自杀,她不是你的人体模特吗?”

“是的,人是有感情的,她的感情太重了,她是代玉娇介绍来与我谈感情的,不是来做艺术模特的,是我那天喝醉了,才有这种想法,请求她,她不是为了艺术而牺牲的,她是为了我而牺牲的。我是一个罪人。”

吕芳听了不禁暗自神伤,落下了泪说:

“哥,艺术是灵魂的化身,江小姐也是灵魂的化身,你看她脸上,绽放的笑容多甜蜜,她是为艺术而牺牲的,你不要自责。”

“妹妹,我自己十分清楚,这都是我一手造成的,我是一个罪人。”

“罪人不是你,艺术家活着,是牺牲过的艺术之魂,是没有罪的,哥,我了解你,你别太自责,江小姐她会明白,你的良苦用心的,只要你将来,能将艺术推到最高点,走向世界,我想,江小姐会含笑九泉的。”

“江玉翠,我是个罪人,请你原谅我,你是有价值的,是有艺术价值的,然而,你却失去了做女人的价值,你太傻了。”

“哥,傻的是你,为了艺术应该牺牲点价值,毁灭后才是有价值的,不然,这种艺术价值,不会被世人发展开来,而闪烁着智慧光点,哥,你与艺术都没有罪,有罪的应该是江玉翠,她不该率已轻生。”

吕梁没有出声,将十指插进卷翻的头发里,痛苦起来。

“我们昨天什么也没有谈。”

洪润峰被代玉娇叫了出来,站在停着的车边,当他听到这个不幸的噩耗,由如晴天霹雳,顿时神魂失色。

“她死的不值得。”

代玉娇静静地说:

“是我一手毁灭了她,我不该把她介绍给吕梁,要是没有我,她现在生活的多么灿烂。”

“这不能怪你。要怪只怪她一个人。”

“你喜欢江玉翠。”

“是的,我们在初中时曾经走过一段路,在高中时就分手了,后来,她考上大学,我们便再也未见过面,只是偶尔书信来往一下,从未电话里交流过。”

“为什么不用电话直接沟通?”

“这是我的个性,我所取得的成就,她早已耳闻,信中还夸赞我呢?”

“是你放弃了她,还是她逃避了你。”

洪润峰仰天长叹说:

“我一直也未曾放弃过自己的执着。”

他看了一眼代玉娇说:

“至今我心里仍然存活着她,她是一个好女孩,不过,我万万没有想到,她会由于爱,而牺牲自己纯真的青春,艺术有时不需要这种牺牲的。不讲生活的艺术家都是骗子。”

“江玉翠是个好女孩。”

“是的,我一直也是这么想的。”

“你万万没有想到,你们昨天的一面,竟成了你们最后的永别。”

“我的心很痛苦。”

“我知道,你爱她的价值。”

“爱没有价值,只能拥有才是真价值。”

代玉娇没有再言语,仰首长叹一声。

洪润峰看着前面一辆飞驰而来的小车,心想,天堂里的江玉翠,现在是否坐在这辆飞驰的小车里,向他们飞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