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1|回复: 0

[自由体新诗] 几首

[复制链接]

2

主题

2

帖子

1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6
发表于 2021-10-18 13:4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乳牙

注定有些人或事物
会在不经意间离去:
譬如贪恋甜等待被虫子蛀空
或碎玉咀嚼瓦片时

沾着我的血迹
他们,却非我独有

但我承认,我是个分裂的孩子:
怀疑紧裹着欲望的睡袍,愧疚
趿拉着遗忘的鞋子

月亮,像止血药棉
有多久,我们以那遗留下的空位咬着它
不敢把它放回天空

而天空上,曾有谁
还会有谁,坠落如乳牙掉落



        花园

小时候,当我的乳牙掉了
下面的,父亲就会把它们
掷到家乡的屋顶上
上面的,则被母亲
静静地埋在花园的土里


而当我女儿的乳牙掉了
我却不能将其扔到楼顶
但花园犹在,仍像往日:
有的,开着开着,兀自凋零;
有的,一直绿,绿得惊心;
还有的,被我们分出根,赠给远方的亲人


——我大都记不起它们的名字
但记得母亲埋下我第一颗乳牙时
花园里的花,洁白、火红、深蓝......
记得母亲仰起的,流泪的脸


风吹动花的叶子
仿佛她在路口,不停地挥手
更似她,反复擦试玻璃上的尘埃

            醒



阿尔法、贝塔、德尔塔.....
原始社会、奴隶制社会、封建社会.....

如果世界拆去围墙、解除隔离
每个人都会成为新冠病毒的国家,国与国间
它们也会频繁交流、促进?
而人类不同的传统、文化、思想
又将如何相对?

真的,我不敢想像
现在,夜已很深了
夏虫集体的嘶鸣,高过远处
火车穿过旷野的声音

我们,是在夏虫的体内鼓荡
还是在火车内部熟睡?

每日,全球新闻里
有多少屏幕上的脸,如同一座座
废弃的车站

      补牙记



啃骨头时,我突然听见
"咔嚓"一声,响自嘴唇遮掩的深处
于是吐出来不及咽下的碎肉、软骨
以及与唾液混淆不清的东西
半个门牙,豁然显现桌上——


它是谁,位于何处?
一定有什么,提前结束了。也一定要
不得不,长久地仰着头——
但并非高傲,更非仰望星空
而是需医生的探照灯,照入溶洞般的历史的喉咙

"剩下的一半,拔下还是补齐?"
"这牙以前伤过,补上用不了几年”
——唉,这仿佛哈姆雷特似的问题
竟让我突然意识到,生死的抉择
往往从本身,仿佛微不足道的的残缺开始

"不要试图用牙齿,咬开金属盖子;
不要用它磕核桃、葵花籽,更不要
盲目地与冷、硬的东西交锋....."
这是医嘱,也是补上的一半、生活的矛盾---

我和你一样,都渴望自己的唇齿间
涌动的,是真实的声音
然而并不晓得自己的缺失,缘起于
日常的触动、切割;也不晓得
补齐短板的义齿,必须设置那么多
看似正确的条件



      
         倾吐

远方的旷野,倾吐落日
这凝聚着,无数火热目光的星球
正缓缓地,返回大地的胸膛
夜晚的跫音,是她遍布忧伤的独唱

月光拉长的影子,倾吐静静的牛群
它们头伸出栏杆反刍,尾巴驱赶着蚊虫
唇齿间发出的语言,尽是草
粉身碎骨的声音

孤零零的房子,倾吐灯火
红尘摇曳,那些急切地在夜晚中
寻找自己的座位的
有谁,在翅膀焦黑的飞蛾体内

来来往往的清风,则倾吐灰烬
它在毁灭后涤荡,在涤荡后
又悄悄在角落里,收拢苦闷的叹息
浓缩成一句诗,一杯土

而当我走向你,我倾吐的爱的秘密
走在上面,就是断肠
蜷曲起,就是佛前承接下跪的膝盖的
褪色的古老的蒲团

       落日

吃力地向山上推着
那滚落到公路上的石头
一口老血
涌上故乡的喉咙

却又被他
生生地
咽了回去



  
    死海

在这儿,游客一波波涌来
人人,都喜欢漂浮在水上
人人,都不会淹死

淹死的
只是海


       壁虎



那在尘土中,
盲目扭动、挣扎的,
究竟是不是我?

那吸引了众多虫蚁,
被命运的猫瓜反复拨弄的,
究竟是不是我?

那疼痛不堪、无力改变的,
可曾想起自己被什么舍弃,
是否怀疑自我与时代的真实?

因为无知、怯懦、对危险的规避,
灵魂,注定不会远去了。
就像被丢弃的,半截灰黯的缰绳!

由此,我回到那座年久失修的房子:
众多荒草,站在开裂的房顶上,
轻蔑地打量着不速之客,
它们整体摇着,仿佛谁手中的羽扇;
灰色的屋檐下,某只壁虎拖着新的尾巴
紧紧趴在尘土簌簌而落的墙上。

而当风吹过,几片黄金的叶片从树上跳下,
划过倦怠、眼翳、婴儿的皮肤,
我再看不见一只壁虎,看不见那
静如石头,动若闪电的爬行动物.

它们,隐藏在哪条裂缝里?
但比探究这古老伤疤如何繁衍、生息
此种问题,似乎简单、容易得多。



       你的眼晴


不是那摆在桌上的一一
观赏鱼一跃起,就溅出泪珠

不是那被拎着,一路摇摇晃晃的一一
不时荡漾,溢出部分自我

也不是那放在屋檐下,接下瓦上融化的雪的一一
经年累月,底部不知不觉渗漏寂寞

不是井,伤口,或锁孔
也不是钉子、深渊、隧道......

不是太多,但又能将太多容纳
不是最少,却什么也不占有

而日复一日,一再从我体内舀取河水
浇灌人群中的孤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