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9|回复: 0

家与我

[复制链接]

5

主题

10

帖子

7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4
发表于 2017-10-12 19: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秋天的气息越来越逼近了。夏天的闷热已消失了大半,夏蝉也沉默了。秋风也开始随着天空,徐徐到来,黄叶已开始低头盼归宿,倦鸟思家...又是一年中秋时!记得小时候,最喜欢最热闹的,莫不过是中秋和春节了。有好吃的好喝的不算,还能得来红包。每每这时,亲人们一年到头难得回来,终是要给老人小孩们发红包了。我们兄妹几个,总是要开心调皮好些天。爷爷奶奶也是忙里忙外好几天,做好吃的、泡茶、啃家常、还要忙着回礼。礼一般都是自家种的蔬菜与花生,但城市里的亲人们也喜好这些。于是在儿时的记记里,家就是节日里的美食与红包,以及中秋时的月光饼,那时的月饼并不像现在的月饼价格昂贵与多样,但是记记里的月光饼是那么的甜。
   后来,上了初中, 家就成了父母手中长长的线。一头系着游子的梦想,一头系着父母的担心与牵挂。曾不知几时,为了离开父母的约束,我竟偷偷地开心了好几天。而母亲,则在一边说,到镇上的学校住宿,一定要安分守纪,晚上不能外出,在校要好好读书,不能学坏....于是,我就像只被放飞的小鸟,飞出笼门,自主地呼吸外面大世界的新鲜空气。不得不说,在学校是自由的,不用做很多的农活,不用听很多的唠叨,也不用每天跟着弟弟吵架....也只有感冒了,才会想起家,想起农村当医生的爸爸及那泛黄的药箱。
   每每这时总是拖着疲惫的身子,无精打彩地归来对爸爸说:“爸,我又感冒了。”然后父亲总是小心翼翼地用他的小药箱,为我量体温,让我多喝水,然后吃点药,再打上一针。已经记不清父亲那时候的表情了,只知道那时窝在家里特别心安。还有母亲每次看到我疲惫不堪的样子,总唠叨个没完:“学校是不是伙食不好,作业是不是特别多,老师是不是不关心学生...”而我总是吃药打针之后,困得不行,趴着睡得天昏地暗。于是,家在我初中的年代里,就是想挣开却又充满爱的父母的怀抱,一边我自认为锁着我的自由,一边是父母永不止境的关怀。

   再后来,高中的学业紧接着加重了,做不完的试题,温习不完的功课,还有续不完的青春梦想。妈妈每每电话来说:“最近你总是很少回家,是不是在学校恋爱了,或者是学习任务太重了?”是的,在那青春荷尔蒙散发的年龄里,逐渐有了自己喜欢的男孩,并为之疯狂着,同时也被几个不打眼的男孩子喜欢着。由初中每周回一次,到高中每月回一次,爸爸是不同意的。总是觉得一个女孩子家,理应要回家,整个周末下来,说不定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但我也算是听话与安分的,不敢做所谓的偷吃禁果。但初吻还是送出去了,在一个漆黑的晚自习课后,把自己认为特别宝贵的东西送给了一个令我沉醉的男生。他,长得不是特别高,但是特别帅,但他有明朗的笑脸及笑起来有浅浅酒窝的男孩....
    这一切都是瞒着父母的,我的成绩也从班前五滑到了班上四十几名之后,班主任不止一次地找我谈话,后来还是惊动了父母。那天,父母气喘喘地来到学校门口。我远远看到在炎热的夏日里,父母亲衣服全湿透了,豆大的汗珠从脸颊中划过,粗糙的双手不时地擦着,神色沉重。泛白的头发在日光下变得特别刺眼....母亲见到了我,把我从头到尾数落了一番。从家里的穷境、生活的不易到我的颓废与无知,足足训了好几个小时。而父亲,则在一旁干抽着烟,一言不发。我低着头,深知自己令他们失望、难受了,也没有反驳。走时,父亲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外面的世界需要知识,不要在最好的年华里虚度光阴。”
    我背着他们,独自一个人跑回了学校,那一夜,我无法入眠。我想到了,年迈的父亲,在半夜三更里出诊,那个冬天夜晚特别冷,母亲说:“不要去了,外面都下雪了,你腿不好,这一去,几十公里路呢”。但父亲望了望屋子熟睡的我们说:“去吧,病人也等着,快过年了,孩子们也要买新衣裳,高兴”。我朦胧中看到父亲背着发黄的药箱出去了,在风雪交加的晚上,为了孩子们过年的新衣裳与放不下的病人。第二天回来,母亲告诉我们:“你爸的腿是没得救了,原本穿在腿上的靴子怎么也脱不下来,全肿了。”后来,用热水敷了足足几个小时,才算从靴子中取出来。半条腿已经全部冻紫了,部分地方黑了好大一块。父亲说,“用热水暖一下,应该会没事的”,可事后,每到下雨天,下雪天,你的腿都会发痛。直到后来,父亲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
    窗外,不知何时飘过了小雨,点点滴滴地润物细无声。如同父母的爱,无时无刻不在孩子们身上。眼前忽然闪过母亲那天深夜里为我缝补的情境,父亲用老花镜看着账单,只听到对母亲说:“现在为他人看病越来越难做了,不是嫌药费贵,就是拖交医药费,每年年底要去催好几款,人家才给一部份。这大冬天的,来回一趟也不容易。另外,就算为他看好了病,也说不是你治好的,受气。”

    母亲也无奈的摇了摇头,拉了一下手中的线,捏了一下衣裳,回头对父亲说:“娃,现在也都急用钱,老大老二都上高中了,老三老四也快小学毕业,这学费也贵。最近爸妈身体也不好,家里里里外外都要用钱。这医生还得做,大不了,年底多催几次,多赔几次病人笑脸,看到他们健康也就值得了,他们怎么想,别往心里去。”
    父亲点了点头,手上继续算着账。昏暗的灯光下,只见母亲搓一搓冻成紫色的双手,拿线接口往自己的口中舔了一下,再打几个结,一针一线来回地缝着那件因自己和同学们嘻闹而扯破的衣裳,缝得格外认真,入神。
    夜,已经是深更了,深夜的冬天,寒气逼人。远处的田地里,不时地传来昆虫的吱吱声伴着青娃的呱呱声....
    我不由地打了个冷颤,泪水就滑下来了。从小到大,自己的成绩一直是父母的骄傲,爸妈的自豪。无论是对外人,还是他们自己,总是觉得,我就是他们奋斗的希望。可现在呢?拿着全班几十名后的成绩,染着所谓流行的浅棕色头发,或许连三本,自己都没信心能上吧!何来安慰双亲?我竟一时间懊悔不已。
    第二天醒来,我用臃肿的眼睛迎来了与所谓男友的分手。他用无辜加无奈的眼神否定了分手的理由是为了好好读书。那一天晚习课上,我用小纸条,写着:成江,我们结束了吧!在后排同学的一一传递中,我明明看到了含在那张纸条上滚烫的泪水变得干涸。在一双双白净的小手中,在我心里千万次飘洋过海中传到他的手上,我扑通的心挣扎着,希望能理解,希望能等我。我连头都不敢抬一下,我怕看到他受伤的眼神,我连课本复习到哪里也不清楚,只记得同一道题,我居然画了十几个问号!好不容易熬到下课,他就在门口把我拦下了,我们在校园的另一角,摊开了我们简短的对话。
   “理由呢?”
   “分开吧,我想好好读书了.”
   “我们也没有浪费多少时间在恋爱上,我们一样在认真学习!”
我想我做不到,我喜欢他浅浅的酒窝,喜欢他明朗的笑容,喜欢他在操场上充满朝气与阳光的身影,也喜欢他安静认真地学习的神态以及给我时常的关怀....
   “你是怎么想的,我不同意,是不是徐老师又找你谈话了?”
   “没有,就只想好好学习!”
   “放手吧,以后就不要再互相打扰了!你也该好好学习了!”
   “那么以后呢?”
   “以后,有机会,有缘分的话,再说吧,或许还可以一起上同一所大学。”
他盯了我许久,我也无奈地看了看他,夜还是满天繁星,我们相视竟无语了。于是我的初恋仿如被夜晚吞噬了,安静了,结束了。
    紧接着迎来的高三,室里室外到处都在拼搏着,连着空气也透露着紧张的信号,班长一天一天地更新着高考倒计时。我也不例外地忙碌着,多变的函数,不变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做不完的ABCD多选题。妈妈也来学校看过我几次,看到我把心思都投在学业中,也就没多说什么。倒是地理老师多次找我谈话,说我的数学挺好的,怎么地理就跟不上呢。要让同桌多帮帮我,教教我。后面班主任也找我谈话,说我是一匹黑马,短短一个学期就从班上几十名的排名挤到班上前十,只要把地理攻上来,很有机会上重本。可是,对于地理白痴的我来说,四大洋七大洲也报不上来,位居那里也不清楚。更何况什么经纬度和热气流冷气压呢。于是带着地理的种种疑问参加了高考。考场上的我,对数学迎刃有余,地理,依然是乱填一通。
    高考结束后,在那漫长的几十天等待中,爸妈比我还紧张,可盼来的结果竟是不尽人意。一本没上,倒是考上了2本,数学150分,得了139,文科综合300分,地理却只有30分,我欲哭无泪。2本那昂贵的学费,把我吓得心惊胆战,父母却说:“没事,上!”可我知道,我不应该上,上有姐姐在读大学,下有俩个弟弟在读高中,大弟明年也要参加高考了。于是,我就骗爸妈说,离大学开学还有一段时间,我到外面去找份暑假工做,说不定还可以挣一笔生活费。对这父母倒没反对,说可以历练历练,算是同意我去了。
   几天后,我就跟同学一起踏上了“背井离乡”的北上广生涯。
   外面的世界,正如刘姥姥进贾府一样,满是新鲜与诱惑。可在珠帘满目后,我只能进工厂做一个底层的检验人员。辛苦的工作,长时间的加班加点,和身在外面的孤独感, 让我好几次崩溃,并想跟父母哭诉,可我不能。就这样熬了将近两个月,母亲来电说:“录取通知书到了,做到8月中旬就回来了吧。”我应附着:“好,会提前回去。”
    可我的心还在犹豫。直到过到了8月20几号,父亲看我还不回去,便电话多了起来,看我不急,天天催着,而我也一次又一次地在读与不读边沿徘徊挣扎。拖到最后,我还是决定不读了,觉得不应该再增加家里的负担。父母隔着电话,把我痛骂了几次,后面也就任由我去了,高中的班主任也打电话访查,问我读大学了没有,我回答我不上了。只听到他说:“你成绩还不错的,不读书,现在出去社会,可惜了。要是不想上,回来复读是很有希望上重本的。”我委婉地拒绝了。只听到电话那边长长的叹息声...
   错失了再读书的机会,那天晚上我痛哭了一晚。我清晰地记得,从小到大父母一直坚信,自己在家中是读书最用功、成绩最好、最有希望成材的那位。以及在那破旧的小屋子里贴满属于我的一整墙的奖状与在抽屉里安静躺着的几十本荣誉证书。我想到在课堂上,每次老师都拿自己的作文作范文朗诵的情景,数学老师总拿我的试卷做参考批改其他同学试卷的场面。还有每一次得奖后自己亲手把奖金交给母亲,母亲脸上自豪、欣慰的表情,全都历历在目。是的,我是喜欢读书的,也是用心去学的,可是结果呢还是亲手放弃了。我的读书生涯被我自己扼杀在烈烈夏日里,在那蔚蓝的天空中,不留一丝痕迹。
   再后来,打工的生活大家都可想而知,一个高中毕业的高中生,想要奋斗是何其艰难。但我却一直坚持,我相信,高中毕业也可以混得有模有样。于是在大城市里,灯火阑珊处漂着我的思念与梦想,我由一个产线人员,慢慢爬着做文员,再做管理人员。现在也就二十几岁,便成了家,有了孩子。
   先生,不同于初恋的帅气与阳光,倒是位安静体贴的男人,对我疼爱有加。家婆也是位通情达理的母亲,全程照顾孩子起居生活,一家子过得和和睦睦。
   关于他,听说已经自己当上了老板,开的是个高档发廊。也已成家,有了孩子,依然还是那么帅气迷人,但却不是我喜欢的款了。
   姐姐已经结婚,有了自己的生活;弟弟也已经长大,在创自己的事业。家里的条件也慢慢好起来了,父母身体健康,也不必太过劳累,自己也过得心安理得,这便是幸福,便该知足。

同是天涯爱书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